主日道理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牧灵园地 > 主日道理 > 正文

2019年2月17日常年期第六主日证道

更新时间:2019-02-15点击次数:301次字号:T|T


全新的价值观       薛恩博枢机 着 丁颖达教授 

 

默想:路加福音 1720~26

 

耶稣要求祂门徒们所付出的,绝不是微不足道的代价。被耶稣称为「有福」的人,绝不是平常过着令人羡慕生活的人。相反地,平常度着看似幸福生活的人,却被祂称为「有祸」的可怜一族。总之,耶稣完全颠覆了公认的价值观。祂为何如此武断地视俗世的争逐如敝帚呢?我们该怎样去领悟这一切呢?

 

首先,我们要了解一个简明的史实:玛窦与路加笔下的山中圣训,是两个不同的版本。玛窦的是八端「有福」;路加则是四端「有福」,以及四端「有祸」。这两者的区别,并不代表耶稣的话在传达上有所失真。耶稣经常在不同的地点,训导各式各样的群众。在这些场合里,祂训导的中心思想是一致的,但表达的方法则可能因地制宜。

 

为了更深入了解耶稣的「全新价值观」,我们应当(而且必须首先)设身处地从耶稣的第一批门徒的角度去思考。他们确实贫穷,因为他们为分享耶稣的贫困生命而放弃了一切。他们确实饥饿,跟当年(以及当今)许多穷人的境遇没有甚么两样。他们确实哭泣,因为耶稣教导他们要有同情心,不要忽略别人的贫困与哀伤,却要陪伴哀恸哭泣。他们很快就要被恼恨、被弃绝,跟他们的师傅一样,被群众批评得体无完肤。

 

耶稣安慰他们说:你们会得到满足,会欢笑,会在天上获享丰厚的赏报。你们现在承受痛苦;将来会享受无穷喜乐。你们为此欢喜踊跃吧,天国的福乐已经藉着现世的困苦照耀在你们身上。

 

卡尔.马克斯(卒于一八八三年)与他的追随者们对此不懈地加以抗议。他们不满意耶稣对「新生活」之类的倡导,仅仅用遥远的天国来抚慰贫穷与受迫害的人;他们主张改变现状,把贫困与不义从世界上一扫而空。共产革命的本意是让天国实现在人间。不幸的是,它带来了古拉格,导致千百万人成为饥饿、集中营、政治迫害、军警恐怖手段的牺牲品。总之,共产主义没有为我们带来地上乐园。

 

 时过境迁,资本主义似乎在今天、在世界各地无往不利。它所崇尚的「有福」,却与耶稣两千年前所宣讲的完全背道而驰:成功的人是有福的;捷足先登的人是有福的;寻欢作乐的人是有福的;家喻户晓的名人是有福的;信奉「我就在天堂」的人是有福的;实现野心、永保姿色的人是有福的。


耶稣不会忽视那些在阴影下生活的人:他们是今天工业全球化中的失落者,四十多岁就发现自己在企业重整时被淘汰;离婚造成的孤儿;因着残障愈来愈被视为「不适于生存者」。耶稣的召叫适合于所有这些现代人:「社会也许会摒弃你们,但在我的眼里,你们生命的价值是完美的!」

 

所有跟随耶稣的人,必须彻底地调整自己的价值标准。成功固然好,但人的因素更加重要。享受生活固然快乐,但不是生活的一切。有很多事情,只有经历过逆境才会学习到。如果认真观察被耶稣称为「有福」的人,我必定能学到很多。

 

 

反省与行动:

1. 耶稣颠覆了世俗的价值,为我指出了天国的「真福」。我愿意跟随耶稣的真福地图前行吗?

2. 我栈恋人间的逸乐,还是更向往天国的永福?

3. 我当如何抵挡世俗价值的诱惑,而坚持寂寞地走向永恒的价值?

 

祷文:

请为基督徒祈祷。两千年前,耶稣颠覆了世俗的价值,为我们指出天国的「真福」。祈求仁慈的上主帮助我们,能看破世间短暂的逸乐,而向往、追寻、实践天国永恒的价值和福乐。

 

 

 

 

 

真福与真祸       吴智勋 神父

 

默想:耶175-8,格前1512,16-20,路617,20-26

 

今日路加福音提到四个真福及四个真祸。玛窦在他所记载的山中圣训中,只提什么人是有福的,而没有提到真祸。玛窦记述真福八端时,神修的味道甚重,他告诉我们有天主恩宠的人生活是怎样的;不过,路加讲真福与真祸时,却着重社会性。他把不同的人对立起来:贫穷的相对于富裕的、饥饿的相对于饱饫的、哭泣的相对于欢笑的、受迫害的相对于被称赞的。

 

这是一段使不少基督徒感到困扰的福音,因它容易被人误解。很多人以为宣讲穷人得到天主特别的祝福,会助长穷人甘愿接受现实及不公义的制度,继续留在被剥削的情况而不思改善。此外,真福及真祸的表面意义是很不近人情的,与一般人的经验相反。试问有谁喜欢贫穷呢?有谁不想温饱?这些只是人生活的基本需求。试问谁不想快乐?又有谁喜欢看见别人哭泣呢?试问谁不想得到别人的赏识及赞许?如果我们按着福音所说,成为富有的、饱饫的、欢笑的、受称赞的人,我们便真的有祸吗?这算是甚么福音?

 

我们看这段福音时,必须了解当时的背景。路加生活于一个贫富悬殊的社会,不少人活在贫穷、饥饿、哭泣、受迫害的境况。那时没有福利制度,他们没有甚么途径解决困境。面对这些事实上「已经」生活在艰苦中的人,路加带给他们一个好消息:不用害怕,你们会从天主那里得到安慰,天主不会忘记你们,天国是你们的。这个讯息,使这些可怜的人有希望、有意义地活下去。人若找不到希望与意义,便会结束生命。

 

此外,路加亦向那些富有的、饱饫的但又不愿与人分享的人,又或那些把欢笑建筑在别人痛苦身上的,炫耀自己的财富好能接受别人崇拜赞美的人,提出严重的警告。那些人生活自满,简直不需要天主,路加警告他们不要以为自己很幸福,其实已经身处祸患当中,天主不会放过他们,他们必须回头与贫苦人分享所有。跟着的章节是要求他们改变,以爱待人,不要拒绝求他们的人;借了钱给有需要的人,不要望偿还;要学天主那么慈悲,他们便有希望。

 

这真福及真祸的教训,为我们今天还有甚么意义呢?

 

从教会的角度来做反省,我们可以问,教会是不是一个贫穷的教会?教会是依赖自己的财富或特权抑或依赖天主?在历史中,教会最有钱最有权力的时候,便是教会最黑暗的时期。此外,我们的教会是否一个关心穷人的教会?在首先关爱穷人的原则上,教会自己做了多少?

 

教会是一个饥饿的教会吗?教会是否常常饥渴地使别人认识耶稣基督,希望别人从耶稣基督身上得到满足?当教会太过满足于自己的成就,转而自我欣赏,不再饥渴地去传福音,或只求保持现状,不思进取,这种了无生气的教会的确有祸了。

 

教会是不是一个哭泣的教会?我们是否懂得为自己的罪过、为别人的罪过、为世界的互相仇杀、为社会上不公义的事而哭泣?如果教会无动于衷,好像那些事没有发生过,那便有祸了!教会应知道自己是旅途中的教会,必须为自己所做的错事哭泣后悔,要求宽恕,这样的教会才会有希望。

 

教会是否一个被迫害的教会呢?历史告诉我们,越受压迫的教会越蓬勃,因为她最接近天主,天主是她唯一的依赖。但一旦享乐主义、消费主义、虚无主义代替了迫害,教会便面临更可怕的敌人。软性罪恶的侵蚀,比硬性势力的迫害来得厉害,教会怎能忽视这种另类的迫害?可见真福与真祸,为教会仍有时代的意义。

 

最后,我们也可把真福真祸的启示,引伸到自己身上。可能我们自己在经济上、政治上并非处于贫穷、饥饿、哭泣、受迫害的情况,但我们是否生活上真的依赖天主?真的需要天主?抑或我们需要的只是金钱?我们是否如饥似渴的从基督身上得到满足?抑或有楼万事足?我们会否为自己的罪、别人的罪、社会的罪而哭泣难过?我们会否为基督的缘故受别人的排斥、拒绝、轻视或讥笑?如果是的话,路加福音告诉我们,我们是有福的。让我们以活泼的信德去领略路加真福真祸的真实意义。

 

反省与实践:

1. 妳曾经经历过非常困窘的情况吗?回想一下当时的内心感受。现在的你是否能够将心比心去帮助一些无助、可怜的人呢?你打算怎么做?

2. 请观察一下,妳的堂区是不是:
一个关心穷人的教堂?
一个饥渴地去传福音的教堂?
一个无动于衷的教堂?
一个享乐、受软性罪恶侵蚀的教堂?
你曾否为堂区得到天主特别祝福而向天主献上感恩?抑或为堂区不足之处而哭泣难过?请你在这周特别为你的堂区来祈祷。

 

信友祷文:

1. 请为生活在痛苦中的人们祈祷。慈悲的天父,求祢看顾那些在身体上感受到病痛的人,减轻他们肉身的痛苦,增加他们内心的平安与喜乐;怜悯人的主,求祢看顾那些心灵受痛苦、精神受折磨的人,愿祢的温柔良善成为他们安歇的避难所,放松他们紧张的情绪、抚平他们纷乱的思绪,使他们跳脱恼人的漩涡,踏上和谐、愉悦的音阶。

2. 请为所有教会祈祷。主啊!我们常以为我们是富足的,但实际上我们实在有太多不足的地方。求上主怜悯我们,擦亮我们的眼睛,让我们清楚看见教会欠缺的地方,赐给我们智慧、能力去改善并保守众人在爱德中合一。

 

 

 

 

 

 

金钱的蒙蔽          蔡惠民 神父

 

在犹太人中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天,一个拥有无数钱财的吝啬鬼去他的拉比那儿乞求祝福。拉比让他站在窗前,让他看外面的街上,问他看到了甚么,他说:「人们。」拉比又把一面镜子放在他面前,问他看到了甚么,他说:「我自己。」拉比解释说,窗户和镜子都是玻璃做的,但镜子镀了一层银子。单纯的玻璃让我们看到别人,而镀上银子的玻璃只能让我们看到自己。

 

若果将路加和玛窦的山中圣训作比较,我们不难发现两者存在不少差异。首先,在地点方面,路加的记载不是发生在山上,而是在山下的一块平地上。他的用意,不少释经学家认为,是要突显天主愿意与社会低下层同行,与他们一起面对贫穷、困苦和迫害。内容方面,路加强调贫穷的是有福的;现今饥饿的是有福的;现今哭泣的是有福的;现今因人子的原故而遭人恼恨和弃绝的是有福的。他没有好像玛窦一样,提到另外四端真福。

 

路加的记载有别于玛窦,主要是前者的写作对象是外邦人,后者是犹太人。当时外邦人普遍是社会的贫苦阶层,甚至出身奴隶家庭。在社会大众对教会团体仍存有不少误解和抗拒的情况下,接受信仰不独没有改善这些外邦人的处境,有时甚至为他们带来更甚的迫害和不公平待遇。所以,当路加强调贫穷、饥饿、哭泣和迫害都是有福的时候,读者很自然联想,他的目的是为安慰和鼓励那些水深火热中的信众。不过,为甚么路加要反过来指责富有的是有祸的;饱饫的是有祸的;欢笑的是有祸的;受众人夸赞的是有祸的?难道贫穷与富有、饥饿与饱饫、哭泣与欢笑、迫害与夸赞是势不两立,非黑即白的?穷人的福是否一定要建筑在富人的祸上?难道人的生活不应追求富足温饱,欢笑喜乐,成功自信?

 

当路加说贫穷的是有福的,富有的是有祸的,他无意祝贺那些生活拮据、三餐不继、或指责那些丰衣足食、生活无忧的人。他所说的贫穷与富有,其实是相对于心灵的开放,而不是物质的拥有。贫穷的就是那些明白自己一无所、全心依赖天主的人;富有的就是那些仗恃所有、自视过高、眼中再无他人的人。虽然很多时物质上的贫穷会激发人对天主的信赖,富裕的生活容易使人自满自足,但两者并无绝对的内在关系,真正的分别是人有没有虚心认识自己。

 

为耶肋米亚先知来说,贫穷和富有,就像一棵栽在水边的树木(耶17:8)和一株在旷野中的柽柳(耶17:6)。栽在水边的树木就是那些「信赖上主,以上主作依靠的人,是可祝福的。」(耶17:7)旷野中的柽柳就是「信赖世人,以血肉的人为自己的臂膊,决心远离上主的人,是可咒骂的!」(耶17:5)两者的分别是前者依赖天主,后者依赖世人。凡依赖天主的,就像「生根河畔,不怕炎热的侵袭,枝叶茂盛,不愁旱年,不断结果。」(耶17:8)反之,凡依赖世人的,好像住在旷野干燥处,满含盐质无人居住之地,即使幸福来到,一点也不觉察。(耶17:6

 

保禄宗徒经历了人生的寻寻觅觅,终于明白甚么是真正的福乐。凡相信死亡不是生命的尽头,并且承认复活基督所带来的转化,才是人生命的力量和终向,那便是真正的福乐。如果基督没有复活,为保禄来说,我们的信仰便是假的,我们还是在罪恶中。(格前15:17

 

的确,如果人死后没有复活,世间没有超越的主宰,贫穷、饥饿、哭泣、迫害便没有意思,我们的一切信仰行动和语言,也只会变成空洞的符号。今天三篇读经都不约而同指出,贫穷、饥饿、哭泣、迫害是有福,不是因为这些人间疾苦,本身有甚么价值。不过,为依赖天主的人,贫穷是让自己的有限,成为天主施展无限的工具;让有死的人性肉身,成为揭示复活光荣的身体。

 

基督徒真正的富足,不在于他拥有多少,而在于他能让天主使用多少。众所周知,圣女小德兰,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孩;德兰修女是一个一无所有的老人家。按世人的标准,她们都是微不足道,然而,天主在她们身上工作所产生的成果,却是难以估量的。今天,基督徒要宣扬的不是那合乎我们需要和计划的天主,而是要把我们的需要和期待向天主开放。富有、饱饫、欢笑、称誉当然不是坏事,但几时这些价值的追求使我们无法再被天主使用,那便是本末倒置。

 

要明白贫穷、饥饿、哭泣、迫害是有福,除非我们清楚明白自己是谁?为甚么我们生在世上?人生的目的和终向又在那里?或者宁可甘于在世人眼前微不足道,也要让复活基督的生命彰显在我们身上,否则神贫、贞洁、听命等生活方式并不值得向往。愿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都像玛利亚的祈祷一样:「我的灵魂赞颂上主,我的心神欢跃于天主,我的救主,因为他垂顾了他婢女的卑微,今后万世万代都要称我有福;因为全能者在我身上行了大事,他的名字就是圣的。」(路1:47-49

 

 

 

 

 

 

真福与真祸            閰德龙 神父


今日的读经提及「选择」的问题,奇妙地,每一个人都选择「福」。但甚么是「福」?路加福音指出真正的「福」是:贫穷、饥饿、哭泣和受迫害,这与一般人的想法截然不同。 

耶稣所讲的「福」是天国的来临。我们在生命中所追求、所依靠的「福」是从「天」而来,而「天」是天主,所以我们要知道自己的选择,要知道应持守何种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八十年代末期开始,香港出现泡沫经济,股票、楼巿畅旺,很多大学毕业生放弃本科的专业,转而从事回报率高和快的地产行业。那时候,香港市民追逐名牌货品大不乏人;每晚酒楼食肆其门如巿,客人品尝的尽是山珍海味、贵价海鲜,有人更自夸「鱼翅漱口」,风光一时无两。无可否认,当时的香港表面歌舞升平,许多人因投机买卖赚得不少财富,惹来旁人艷羡目光。岂料香港回归不久,全球经济下滑,促使泡沫经济爆破,不少港人因楼价急泻而沦为负资产一族。近年破产个案急升,各行各业一片萧条,失业人数大幅攀升。行文至此(17/7/2003),香港的失业率更创下香港历史新高,达8.6%,失业人数达三十万人。 

直至非典型肺炎出现,香港人才跳出以往凡事以金钱挂帅、崇尚物质享受的生活,重新建立健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少市民学会彼此关爱和守望相助,并重新体验亲情的可贵和健康生活的重要。诚然,非典型肺炎肆虐夺去了不少宝贵生命,令下滑的经济雪上加霜,但它也同时为香港社会带来祝福,为香港人带来人性光辉的面貌! 

第二篇读经提及基督的复活是我们整个生命的希望。假如耶稣没有复活的话,我们信祂实属愚昧。保禄宗徒说复活是奥迹,藉着这奥迹,我们无论生活在任何境况中,都可以充满希望。 

要使生命有「福」,我们须聆听并实践上主的说话。我曾多次在感恩祭中提醒大家参与弥撒不要迟到,因为你迟到的话,不但骚扰周遭参与礼仪的教友,你更会丧失聆听天主对你说话的机会。于是,弥撒结束后,在未来一星期的生活中,当你需要作出抉择的时候,你怎能按照天主在圣经的教导作判断和抉择?聆听上主的圣言正是帮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作正确的抉择,让我们面对挑战时,懂得寻求上主的旨意。真正的祝福是天主自己。希望大家深切了解:要成为一位热心的基督徒,上主的圣言何等重要!

 

 

 

信赖天主抑或信赖自己?       陈日君主教


本主日的福音取自路加记载的真福道理。常年期第四主日甲年的福音是玛窦记载的真福道理。我们再把这两个版本比较一下。 

有圣经学家说,稣讲的真福道理本是一个「宣告」:天国已来临,它是为贫穷、饥饿、悲伤的人;既然人人都是贫穷、饥饿、悲伤的人,那末天国为大家来临了。 

真福的道理宣告事实,正如耶稣对那些若翰派来的人说:「你们去把你们所见所闻的报告给若翰:瞎子看见,瘸子行走,癞病人得了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苦人得了喜讯。」(玛十一:4-5)或如祂在纳匝肋会堂说依撒意亚的预言已经应验:「向贫穷人传报喜讯,向俘虏宣告释放,向盲者宣告复明,使压迫者获得自由……」(路四:18-19 

真福道理本是一个喜讯,宣告事实,不要求甚么,不提出甚么条件。在这原初的材料上玛窦和路加都「加了工」,按各自的编辑方向,指出真福道理里的某些含意。 

玛窦福音强调的是伦理、神修的层面:人要得真福、入天国就应该追求福音的新价值。在他笔下贫穷成了神贫,饥饿成了慕义如饥似渴,受迫害是为义而受迫害……他还加上温良、怜悯等美德。 

这样不是对救恩加上了一些要求,一些条件吗?其实未必。救恩已白白为众人来到,但穷人还是要自认贫穷,接纳贫穷,救恩才能生效;自以为是健康的人,医生也帮不了他。 

再想深一层:人能自认贫穷、接纳贫穷也已是救恩的功效,是救恩的果实。从这果实我们可以看到救恩已临在,神贫、谦逊、忍耐、怜悯都是天国已来临的标志。 

路加福音强调的是真福的社会幅度及末世幅度。初期教会的团体里穷人居多数,路加指出穷人(在社会上没有钱财、没有势力的人)正是天国的优先对象。这当然符合耶稣说的富人难进天国(玛十九:2324)(谷十:23-25)(富翁与拉匝禄的比喻--路十六:19-25)。天国虽已为众人来到,但还未圆满地实现,社会上弱势的人更有希望取得它。 

路加在四个「有福」后也列出四个「有祸」,几乎把人类一分为二:贫穷的、富有的。 

教会没有把玛窦和路加的两个观点对立起来。实质的贫穷并不是进入天国的保证,但确实是一条更稳妥的道路,路加福音十二章:12-31有很好的解释。 

本主日的读经一及答唱咏(圣咏一)也正帮助我们了解贫穷与天国的关系。贫穷本身未必有甚么神迹性的功效,但富有的人确实会面对一个大诱惑:把信心放在自己的钱财上。贫穷的人更容易把信心放在天主身上,信赖自己或信赖天主。这才是两者天大的分别。 

把信心放在钱财上是愚蠢的。钱财根本不能解决人生的大问题,钱财使人心硬,贪得无厌。自从本港巨商和北大爷订立了那绝不神圣的盟约后,社会变得愈来愈冷漠无情,贫富悬殊愈来愈严重。 

如果人把信心放在天主身上,那末不论富有或贫穷,他都会像种在溪畔的树:「按时结果、枝叶常青」。基督的复活(读经二)就是这信心的基础,在基督身上我们的复活,我们的永生已经开始了。 

 

转载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