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道理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牧灵园地 > 主日道理 > 正文

2019年2月3日常年期第四主日证道

更新时间:2019-02-01点击次数:252次字号:T|T

 

耶稣在本乡遭拒绝        房志荣  神父

 

默想:

本主日的福音选读,路4:21-30,是上主日同一故事的续篇。上主日福音的最后一句话「今天,你们听到的这段经文已应验了」(路4:21),词意饱满,含括耶稣宣讲生活的综合声明,也就成了两个主日福音讯息的桥梁,突显出耶稣宣讲的「成功和失败」。故事前段(14-21)还充满了乐观和期待,今天读的故事后段(21-30)却悲情忿忿、杀气腾腾;怎么变得这样突然,这样彻底呢?这是路加基督学的方向。路加福音所描述的耶稣讲道,从加里肋亚出发,经过撒玛黎雅,最后在耶路撒冷结束。耶稣在这三段福传之路上,都遭人拒绝。出发时,同乡人要杀他(本主日福音),来到撒玛黎雅的一座村庄,村民不愿接待他(9:52-53)。耶稣荣进耶路撒冷,「众司祭长和经师又在设计杀死耶稣,但又怕百姓骚动。」(22:2)

 

这三次的拒绝,各有各的理由。在故乡纳匝肋的这一次,乡民拒绝耶稣是因为「众人都称赞祂,但对他口中说出的恩宠之言,又感到惊讶,就彼此说:『这人不是若瑟的儿子吗?』」(《四福音》,乐仁出版社。路4:22)澳门乐仁出版社的《四福音》,比《思高圣经》和《感恩祭典》的译文更正确。首先,「恩宠之言」比「动听的话」(《思高圣经》、《感恩祭典》)更合原文,恩宠之言就是出自恩宠的讯息,或宣告恩宠的话(参阅:宗14:3,20:32)。其次,《四福音》把22节,用两个对立的句法「但……又……」译出,以说明乡民对耶稣的看法迅速改变,是因为他们对耶稣的过去了如指掌,今天,这个他们十分熟识的若瑟的儿子,怎么忽然变成了拉比,竟要开口教训他们呢?

 

耶稣不必多问多说,他即刻看透故乡父老们的心态,而用一句成语,一个心理原则,和一对历史事实,来澄清立场,说明自己的作风。「医生,医好你自己吧!」这句成语,耶稣用来指责乡民的心胸狭小,嫉妒葛法翁受到耶稣更多的照顾,恼怒耶稣为何不在自己的家乡行些奇迹?耶稣的第二句话答覆了这个问题,祂说「没有一个先知在自己的家乡是受欢迎的」。人的心理就是如此:乡民跟耶稣从小一起长大,若瑟的儿子又有什么了不起?耶稣还举出两大先知作为先例:厄里亚和厄里叟师生二人的精采故事是众所周知的,二人也没有为以色列行奇迹,反倒是给外邦人行了。耶稣的这三段话说得坦诚,却给那些老相识火上加油,如是乎:「全会堂的人一听这番话,个个怒气填胸,起来把祂赶出城外,带到山崖上,因为这城建在山上,他们要把祂推下峭壁,但祂却从人群中走出去,继续祂的旅程。」(28-30)这里有关纳匝肋的地理描写不完全正确。路加这样写,毋宁是神学性的肯定,预报耶稣将会死在以色列人民手中。同样,30节说「耶稣从人群中走出去」,也不一定是奇迹式的逃脱,重点是在最后一句话:「继续祂的旅程」,就是说「今天和明天,我给人驱魔治病,第三天,我的工作就完成了。但是今天,明天和后天,我必须前行,因为先知不宜死在耶路撒冷之外。」(13:32-33)可见,路加把耶稣的第一次讲道经验,和祂要在耶路撒冷完成的逾越奥迹连成了一气:在故乡会堂讲经失败后,祂走出人群,继续祂的旅程,走向耶路撒冷。

 

反省与行动:

1、福音中,耶稣遭受纳匝肋乡亲的反对,为我有什么意义?

2、在传扬福音时,我遇到过挑战和失败吗?我如何面对?

3、耶稣离开群众,继续祂的旅程,走向耶路撒冷,这带给我怎样的启示?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基督宣讲福音,是基督徒福传的典范。祈求仁慈的上主恩赐每一位基督徒,都能怀着无畏的勇气,与耶稣一起展开福传的旅程,使众人都能接受福音,更新生命。

 

 

 

 

 

教会使命的大公性      张春申  神父

 

今天的福音记述耶稣在纳匝肋一次讲道的失败。由于福音只是扼要性地记载,没有详细呈现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们只能看出耶稣讲道的失败,是由于纳匝肋人的家族主义。耶稣不向这种狭窄的本位主义低头,因而造成一场惊险。

 

犹太人的家族主义非常强烈;纳匝肋人听说自己的同乡耶稣在葛法翁所行的奇迹,认为祂回到故乡,理所当然地不能不以行奇迹来满足他们的要求。但在这个机会上,耶稣不但超越纳匝肋人的家族主义,并且暗示祂的喜讯不受民族血统的限制,将来还要在外邦人当中传扬,成为普世大公的福音。这样耶稣给纳匝肋人身为选民的优越感一大打击;他们十分恼怒且把祂逐出会堂,几乎杀死了祂。

 

在这段福音的光照下,教会很容易回想她跟随耶稣、传报福音的历史。起初在基督复活后,福音只是在犹太人中传扬;后来传入倍受犹太人歧视的撒玛黎雅人当中;伯多禄再为外邦人、意大利的百夫长科尔乃略全家授洗;再经过保禄的长途跋涉,福音自小亚细亚、希腊,传到了罗马。二十个世纪过去了,教会几乎走遍了普世,四处传扬基督的讯息。

 

教会遍及世界各地,向人人传报福音。教宗保禄六世,在一九七五年颁布的「在新世界中传福音」的劝谕中,清楚指出教会应该向谁传福音,值得我们今天再提出来一谈。

 

首先应当注意,在针对个人之前,教会尤该向团体传福音。个人生活在团体中,受团体的影响非常深,因此唯有当团体受到福音彻底的熏陶之后,个人才能够深刻接受福音。可是怎样向团体传播福音呢?原来任何团体都生活在自己的文化及宗教传统中,个人自生命之初便在无形中吸收了这些传统。因此,教宗保禄六世说:「要设法努力使文化福音化,或更好说,使各种文化都福音化。它们将由于与福音接触而革新。」因为,当个人生活在福音化的环境中,自然受到福音的影响而生活。

 

另方面,今天无数的人,或明或隐地接受几个世界性大宗教的信仰。虽然在梵二大公会议之后,教会的态度是尊重及重视这些宗教,但是教会并不因此就不向非基督徒宣讲耶稣的喜讯。

 

教会向团体,当然也向个人福传,向尚未认识基督的人,也向虽已领洗,但却未充分活出基督信仰的人福传。教会向个人,也向群众福传。总之,一旦她没有使尽全部力量宣传救主耶稣的福音,便不能休息。摆在教宗保禄六世眼前的,是教会应当广为传报喜讯的世界;没有人不在教会的关怀之内,这正是今天福音中耶稣暗示的道理。

 

我们基督徒在聆听福音,回想传教历史,并且明白教宗劝谕的重点之后,也该进入自己实际生活环境之中,作进一步反省。环视生活周遭,不是可以发现许多尚未认识基督的人吗?假使我们侷限在自己小小的教会团体之中,丝毫感受不到向人传报喜讯的必要,恐怕我们也像纳匝肋的群众一样,没有了解基督超越的态度是什么!

 

反省与行动:

1、对中华文化之福音化,我有什么想法?

2、身为基督徒,我活出福音的精神来了吗?

3、对于身边许多尚未认识基督的人,我能为他们作什么?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教会紧随耶稣的脚步,要向全世界宣扬救恩的喜讯。祈求仁慈的上主恩赐天主子民,能怀着耶稣普爱众生的精神,常与众人分享救恩的喜讯,使所有的人都能因福音而更新和圣化。

 

 

 

 

 

请留下与我们同在吧!     薛恩博枢机 着 丁颖达教授

 

默想:路加福音 21~30

 

耶稣虽然出生于白冷,但祂的本乡却是纳匝肋,那里也是祂家族的祖居地。祂在当地长大,并且生活了三十年之久,所以父老乡亲们都认得祂。然而祂在那些岁月中,约莫三十年光景,是怎样度过的,我们一无所知。如果曾经发生过惊天动地的壮举,我们不可能闻所未闻。耶稣在公开传教前,想必度着朴实无华的平凡生活。除了玛利亚与若瑟之外,大概没有人知道祂的任何祕密。

 

但是突然间,耶稣的生活出现了重大转折,祂背井离乡,开始了公开宣讲的生涯。各种奇迹和治愈,与祂的宣讲相得益彰,祂于是成为街谈巷议、人所共知的对象。祂的名声当然也传回纳匝肋,家乡的人因此很想一睹本乡传奇人物的风采。

 

我们在上个主日听到,耶稣「按祂的惯例,就在安息日那天进了会堂」,即祂曾受教养的祈祷场所。有人请祂从圣经书卷里唸一段经文,而祂所唸的,恰好是有关预许的默西亚,犹太人民的希望所在。依撒意亚先知预言:当默西亚来临时,祂将「向贫穷人传报喜讯,向俘虏宣告释放,向盲者宣告复明,使受压迫者获得自由,宣布上主恩慈之年」。

 

耶稣语出惊人地宣布:「你们刚才听过的这段圣经,今天应验了!」乡民们听到后不但立刻欣喜若狂,而且心中涌起更大的盼望:「我们已经都听说了祢在外地所行的一切,请?也在祢的家乡特别行些记号和奇迹吧!」耶稣在本乡的父老乡亲们,纷纷期待获得特殊的待遇。他们认为大家统统认得祂,所以祂理当特别关照他们,义不容辞地为他们行奇迹。

 

耶稣是否有意要激怒乡民呢?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祂就已经不留任何回旋余地加以拒绝:「没有一个先知在本乡受悦纳的!」耶稣的意思是:「我只会向异教徒行奇迹,但不会在你们面前行。我跟你们一起长大,你们想当然觉得已经看透了我。异教徒却会相信我,所以他们要看到奇迹。」

 

不出预料,乡民的情绪陡然翻转。他们刚开始称赞不已的人,顿时变成激起众怒、要被活活推下悬崖的公敌。他们变幻莫测的程度着实令人目瞪口呆。或许,我们在那些纳匝肋人身上能看到一丁点儿自己的影子(甚至自己的翻版),人与人之间可以一夕之间推崇备至,眨眼功夫却反目成仇,甚至进而不共戴天。

 

耶稣从攒动的人群中走过去,没有一个人胆敢伸手擒拿祂。祂离开家乡,一去不返。其他地方的人更加欢迎祂,祂能在别处找到信德,并获得更理想的效益。

 

「纳匝肋」就在我们中间,这种假设有时令我胆颤心惊。耶稣与我们「朝夕相处」了千百年,我们会不会也因着自己的不信而把祂逼走呢?常常,这样的祈祷会脱口而出:「主啊!请祢不要离开我们,我们需要祢!请留下与我们同在吧!」

 

反省与行动:

1、「习以为常」常蒙蔽了我们的双眼,以致无法认出眼前的珍宝。我们也常因此错过了救恩的标记吗?

2、当我们被点破了弱处时,也会像耶稣的乡亲一样,被激怒,而有激烈的反应吗?

3、我们能认出耶稣的独特性,而请求他与我们同在吗?

 

祷文:

请为教会祈祷。耶稣说:「你们刚才听过的这段圣经,今天应验了。」因为他活出了所宣报的「上主恩慈之年」的真精神。祈求天主恩赐教会每一位成员,都能在生活中体认基督,并学习他,不断活出福音精神来。

 

 

 

 

 

 

 

喜讯的障碍         吴智勋  神父

 

默想:

 

今日的福音是上星期的延续,上主日的福音提到耶稣回到本乡的会堂,站起来诵读依撒意亚先知的说话,藉这些话讲出自己的使命,亦即每一个基督徒的使命。今日耶稣继续讲下去,祂所讲的很特别,很有力,但亦很刺耳,令祂的同乡无法接受,要拉祂出城推下山。可以说耶稣不受自己本乡人的欢迎,究竟为什么他们不接受耶稣的喜讯?

 

首先耶稣没有满足同乡的愿望。多数人在心底都倾向想「留名」,想出人头地,有些人甚至觉得名声比财富更重要。若自己本身没有甚么能力去「立德、立功、立言」,便依赖其他东西使自己扬名。比方,某名人是我的同乡或校友;又或有什么名人来过我的地方,喝过我煮的凉茶,与我拍过照等等。纳匝肋是一个藉藉无名的地方,没发生过什么大事,也没出过什么大人物。若望福音曾记载:当斐理伯把耶稣介绍给纳塔乃耳时,后者曾很轻挑不屑的说:「从纳匝肋还能出什么好事吗?」(若 1:46)。不过,纳匝肋出了个耶稣,此人在外面成了名人,现在衣锦还乡,所以他们今天特别来捧祂的场,希望祂能在纳匝肋做一些特别的事或行一些奇迹,令自己也能沾光。但是耶稣并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使他们大失所望。还有就是他们多少有点妒忌耶稣有今天的成就,祂只是一个木匠的儿子,没有受过甚么教育,现在竟然当了师傅,有大批门徒前呼后拥的,在祂的身边,便显得自己平庸了。

 

另一个拒绝耶稣的原因,就是受到狭窄民族主义所影响。多数以色列人希望耶稣所传的喜讯只传给他们,行奇迹只给自己人,因为只有以色列人是天主的选民。但耶稣今天的讯息很清楚:祂的福音是为所有的人,祂行的奇迹亦是为所有的人。路加特别强调福音的大公性,所以路加记载今天耶稣挑战祂的同乡,祂所举的例子:先知厄里亚和厄里叟都有向外邦人行奇迹,反而没有帮助自己人。这些是圣经的事迹,以色列人不能否认,耶稣挑这些说出来,令他们尴尬。耶稣这种不妥协的态度令祂的同乡从欢迎祂转变为憎恨祂,甚至失去了理智,想把祂推下山,虽然当时犹太人已没有权处死人,但是群众的煽动使人失去理性,不理后果,做出犯法的行为。

 

当我们反省整件事,便会发现原来耶稣在传福音时也有挫败的经验,但耶稣并没有因此而失望。祂也没有采取一种妥协的态度,改变真理去迎合别人的口味,因为真理是不能妥协的。这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讯息:我们每一个人在传福音时都遇过失败的经验,今日的记载给我们一个很大的鼓励,连耶稣都能有这样的遭遇,何况是我们呢?此外,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人总有他们不接受福音的原因,不论是来自风俗、文化、环境、个性、培育或其他理由,我们总要接纳别人的有限性,不过我们不会改变福音去迎合他们,真理是不需要妥协的。

 

再看今天读经一和读经二所说的,我们更加可以得到安慰。如果把第一篇读经用在自己身上,则天主说祂特别选中了我们作万民的先知,我们必须传述祂的意思;既然这是天主给我们的责任,那么,无论我们遇到什么困难挫折,都不须惊惶失措,天主必作我们的堡垒支持我们,没有任何东西能战胜我们,这份信德使我们立于不败之地。另外,第二篇读经是圣保禄的「爱德颂」,基督徒要以无比的爱德,对待不接受福音的人。如圣保禄所说,要对他们忍耐、慈祥、不动怒、不计较他们的过错、并且能包容、相信、盼望。圣保禄特别提到「忍耐」,以忍耐开始,也以忍耐结束对爱的描述。我们要像圣保禄一样有这样大忍耐的爱心,去接受那些暂时不能接纳耶稣基督福音的人,等候更好的时机。

 

愿我们紧记今天福音的讯息:任何时候传福音都有障碍,基督徒必须持守真理,既不妥协,也不失望,坚信基督的爱必获最后胜利。

 

反省与实践:

1、纳匝肋人为何不接受耶稣的喜讯?在你周遭所遇到的人们,他们愿不愿意接受耶稣呢?你知道原因吗?

2、我们能够为了迎合他人,而改变真理吗?我们可以想一想,我们究竟要给这些人什么?而我们自己是否也要不断地深入对真理的认识呢?

 

信友祷文:

1、请为传福音者祈祷。天主,我们感谢祢派遣许多热心的基督徒,在世界各宣扬祢的福音。求祢以不变的真理与永恒的爱圣化他们,使听见福音的人都能透过他们而真正认识祢。

2、请为世界和平祈祷。求主帮助世界各国、各民族、人与人能彼此和乐相处,消弭以往的仇恨与不平等的关系,并能彼此宽恕、互相尊重。

 

 

 

 

 

先知之恩              蔡惠民  神父

 

七十年代开始,教会内兴起了不少强调圣神恩典的团体和运动。他们的出现,确实填补了神恩长期以来在教会生活中的空白,重新让信徒了解圣神在自己身上的临在和行动。这种复兴运动,有时亦会因个别团体或成员的误解,给人一种矫枉过正的感觉。例如有人为了追求语言、先知、治病等神恩,甚至把天国的使命置于一旁;有人为了强调圣神洗礼的效果,甚至贬低圣洗圣事的重要。

 

初期教会是一个充满圣神临在和行动的团体,神恩的活跃使格林多教会产生类似的问题。为此,保禄曾致书这地方教会,指出圣神在教会内赐予不同的神恩,有行异能的,治病的,救助人的,治理人的和说各种语言的,目的都是为建树基督的教会。不同的神恩就像身体的不同肢体,各司其职,没有高低尊卑之分,也无法互相取代,就如眼不能对手说:「我不需要你。」同样头也不能对脚说:「我不需要你们。」(格前12:20)

 

语言、先知或治病的神恩使人趋之若鹜,主要是因为这些外在的异能容易引人注意,教人称奇。一位在台湾乡间传教的本堂神父,努力多年,好像没有显著的成果。每年新领洗的人数实在廖廖可数,已领洗的也不经常进堂。无论这位神父怎样苦口婆心,声嘶力竭,四周的人都不为所动。神父有一次安排了治病祈祷会,原意是让教友经验不同形式的祈祷,怎知反应异常热烈,教友与附近乡民一早便把平日疏疏落落的教堂挤得水泄不通。当晚有两位参加者见证自己被治愈,消息传开后,堂区便接到不少电话询问下次举行的时间。之后几次祈祷聚会,参与人数有增无减,神父认定这是传教最有效的方法。怎知,一年之后,随着奇迹治愈的见证愈来愈少,堂区又慢慢回复以前的冷清,神父终于明白传教是没有捷径的。

 

语言、先知或治病神恩虽然令人产生好奇,但只有爱才是使人接受信仰的真正原因。若果神恩不能让人经验爱,那只是空洞的记号。「我若能说人间的语言,和能说天使的说话;但我若没有爱,我便成了个发声的锣,或发响的钹。我若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奥秘和各种知识,我若有全备的信心,甚至能移山,但我没有爱,我甚么也不算。」(格前13:1-2)若果我们细心观察,教会中不乏这种发声的锣或发响的钹,例如有些人外表虔敬,内里却毫无爱德;有些人对信仰知识头头是道,待人接物却苛刻非常;有些人满口灵修祈祷,与人相处却不近人情;又有些人非常向往神迹异兆,对身边兄弟姊妹的需要却视而不见。

 

语言、先知或治病是可见的神恩,圣神将这些恩典赐予教会,目的是帮助我们透过外在的标记,明白和接受那不可见的爱。几时人相信和接受了天主的爱,这些标记的存在使命便完成。就如一个人信仰还未成熟时,说话,思想和看事都像小孩,他需要语言,先知和治病等外在标记的帮助;几时信仰成熟了,就会把孩子的事丢弃了(格前13:11)。因此,「先知之恩,终必消失;语言之恩,终必停止;知识之恩,终必消逝。」(格前13:8)若果人经常把信仰的焦点放在可见的神恩上,那就是一个本末倒置,不愿在信仰上成熟长大的小孩。

 

语言、先知和治病的神恩,其实是天主在人前说话和行动的标记。作为标记,神恩不但没有为领受者带来羡慕的目光,反而经常是怀疑、恶言、毁谤、甚至是排斥。在圣经传统中,先知往往不是那些受群众欢迎,能预知未来的「预言者」,而是那些因为针对时弊,力斥其非而遭杀害的「敢言者」。路加记载,在圣神的推动下,耶稣曾在会堂里宣告依撒意亚先知的喜讯已经应验了,起初群众的反应是惊讶。不过,当他们看到这位先知应验的不只是冶病,也是直指人心的仁爱和真理时,耶稣立时成为不受欢迎人物。群众都忿怒填胸,把祂赶出城外,拉祂到山崖,要把祂推下去。面对今天教会内对神恩的重视,我们是否亦乐意接受这些神恩带来的使命?

 

 

 

 

 

神恩有区别 奥体是一个       陈日君  主教

 

从常年期第二主日(丙年)开始,好几个主日的读经二取自格林多前书。以上两个主日及本主日的章节(格前十二、十三章)讨论一个题目,且是一个重要的题目:「神恩」。我们不妨听听保禄宗徒权威性地讲解这个今天也热门的问题。

 

「神恩」当然是神的恩赐,但这里指的不是那基本的、人人该有的「圣宠」或「宠爱」(sanctifying grace),而是一些「另加的」,也称「白白赐与的」恩宠(charisma)。梵二大公会议(教会宪章)中文版译成「奇能神恩」。这个「奇」字使我们记起圣神降临日所发生的异象,以及宗徒大事录描写新信徒领受圣神时的景象。不过我们看看圣保禄所列出的神恩名单,发觉神恩并不都有这个「奇异」的特征。

 

格前十二:8-10──智慧的言语,知识的言语,信心,治病的奇恩,行奇迹,说先知话,辨别神恩,说各种语言,解释语言。

 

 

格前十二:27-28──第一宗徒,第二先知,第三教师,行异能的,有治病奇恩的,救助人的,治理人的,说各种语言的。

 

尤其在第二名单内奇异的神恩并不排前。在格前十四章保禄说:「我愿你们都有说语言之恩(glassolalia,对天主说的,而别人听不懂的奇异的话),但我更愿意你们都做先知(讲别人听得懂的、建树、劝慰和鼓励的话),因为讲先知话的比说语言的更大。」

 

如果我们给「神恩」一个广义的内涵,我们可以说,天主除了给所有人祂的恩宠,使人成为祂的子女,祂还在祂的大家庭内,给每人一个不同的角色(圣召)及一些配合这角色的功能:本性或超性的、先天或培训出来的、天赋和才能。

 

格林多前书的重点是澄清神恩的来源和目的:来源是天主,尤其是圣神;目的是教会,是人。神恩不是为人用来谋私利或借以自夸,而是为团体的真正益处。

 

保禄提醒我们:我们不只是一个家庭,我们更成了一个人、一个奥体;我们都是肢体。那末每个人的神恩的运作,更应该以整个身体的利益为前提。

 

神恩有区别,却是同一的圣神所赐。「祂随祂的心愿,个别把神恩分配与人」。天主不要「在身体内发生分裂」而要「各肢体彼此互相关照」。

 

教会内有时引起争论的是:谁有资格辨别圣恩。当然不是任何人说自己有神恩他就有。在神恩的名单上很清楚:宗徒的神恩为首。基于保禄在格前十四:37所说,梵二公会议在教会宪章第卅七节说:「圣神还可以使那些能得奇恩的人属于宗徒权下」。

 

宗徒们在施用真正的神恩时,也未必常能避免一切争议,甚至耶稣在纳匝肋也没有被祂的同乡所接纳(本主日福音)。天主对耶肋米亚先知说:「我要使你成为堡垒、铜墙、铁壁,以对抗犹大君王、首领、司祭和当地的人民。他们会攻击你,却不能战胜你,因为我在你左右拯救你。」(读经一)

 

 

保禄宗徒第十二章的结论是:「你们该热切追求那更大的恩赐,我现在把一条更高超的道路指给你们。」(读经二)这更大的恩赐、更高超的道路就是爱。没有爱甚么都没有用,爱超越一切,爱永存不朽。只为了这「爱德的歌」(格前第十三章)我们已应该对保禄宗徒感激不止。

 

 

 

 

 

真先知必定不被人人悦纳        张德福  神父

 

主内的兄弟姐妹:

在上个主日的礼仪庆典中,耶稣给我们传报了极大的喜讯。当时,耶稣在纳匝肋会堂中诵读了《依撒意亚先知书》关于「上主恩慈之年」的预言后,在众目的注视下以权威宣布说:「这段圣经,今天应验了」(路四21)。众人听了,明白耶稣要履行上主恩慈的使命,所以都称赞祂;他们也明白耶稣证实自己是受傅者默西亚,所以都很惊奇,并且深受祂的话感动(路四22)。因此,我们很自然地会认为,耶稣这番动听的话肯定会激发会堂里的人,使他们「今天」就立刻群起响应耶稣、跟随耶稣。我们也会认为,他们必将打破「没有一个先知在本乡是受欢迎的」(路四24)这一个俗成定论,使耶稣成为第一个在本乡受欢迎的先知。事实却不尽然,先知在本乡依旧不受欢迎,依旧不被悦纳。

 

在圣经中,先知们不管在哪里常都遭人排斥和受人迫害。忠实承行天主旨意的先知更要受许多苦、被人诬告和蔑视、被人拒绝和反对、甚至被自己本乡的人杀害(参阅:列上十九10;耶卅五15;四四4-5;宗七52)。耶稣清楚知道,倘若祂忠实地承行天主的旨意,祂也必会遭遇先知们相同的厄运。耶稣并不被本乡人一时兴起的称赞冲昏脑袋,祂很清楚自己身负天主先知的重任。先知不光是说动听的话为讨人喜欢、受人悦纳;先知必须忠实地传报天主的救恩讯息。

 

耶稣本乡的人为什麽会一时兴起地称赞耶稣呢?他们很可能误解了耶稣的宣布,不明白「上主恩慈之年的应验」到底意味着什麽。圣史路加告诉我们说:他们觉得耶稣的话很动听,但也感到惊奇。他们可能认为耶稣既然是他们本乡的先知,那麽在这上主恩慈之年,他们理当得到更多的特恩;只要他们款待耶稣,那麽耶稣就必定做专属他们的默西亚,让他们看见更大的奇迹。他们都染上宗教情愫惯常的疾病,宁可追求奇迹却不愿享受天主亲临的惠顾。为了看见奇迹,他们甚至把耶稣推到山崖上,就如魔鬼把耶稣引到耶路撒冷圣殿顶上那样,试图强迫耶稣为他们行奇迹(参阅:路四9-11)。

 

然而,耶稣向我们明示,奇迹并非信仰的要素;真正的宗教信仰要求我们寻求天主的临在,让天主亲自指引我们的生活。祂使我们心胸宽大,惠及众人;而天主的先知则必须忠实地传报天主为普世万民的救恩喜讯,「只按真理教授天主的道路,不顾忌任何人」(谷十二14;玛廿二16)。耶稣更举例说明,那只顾自己本乡人的先知不是真先知,那只寻求自身安逸的先知也不是真先知。天主曾派遣厄里亚先知到漆冬匝尔法特的一个外邦人寡妇那里,又派遣厄里叟先知治愈叙利亚人纳阿曼的癞病。天主对以色列人和外邦人一视同仁,不分厚薄;以色列并没有独占天主先知的特权。

 

耶稣本乡的人一看出耶稣是忠实承行天主旨意的先知,不受他们掌控,不由他们支使,便对耶稣反目成仇,忿怒填胸地要置祂于死地。既然耶稣不为他们行奇迹,那麽别人也休想获享耶稣的奇迹。「耶稣却由他们中间过去,走了」(路四30)。耶稣从他们中间走了。耶稣怎样脱离他们的毒手不是福音的重点;重点是他们短浅的眼界和狭隘的心胸导致他们失去了耶稣的临在。圣史路加藉此事迹提醒我们要当心不正的宗教情愫,不要为了狂热追求奇迹而错失了赐予我们奇迹的源头。的确,在这事件之后,《路加福音》就不再提及纳匝肋原本在前几章具有的重要地位;这地方似乎也被人遗忘了。人们依稀记得纳匝肋,只因为「纳匝肋人耶稣」的原故(路四34;十八37;廿四19),祂被自己本乡的人拒绝。

天主的真先知不但不为遭遇迫害或受到攻击就畏缩不前,反而愈加奋发图强。同样,真先知即使在某个地方深受人们的爱慕和拥戴,也不能被迷惑而放弃他原本向更多人传报天国的使命,一如耶稣在倍受众人爱戴时所说的那样:「让我们到别处去,到邻近的村镇去罢!好叫我也在那里宣讲,因为我正是为这事而来的」(谷一38)。

 

无论遭迫害或受爱戴,先知总得以天国的使命为重。我们在耶肋米亚先知身上也看到这一个先知使命的特质。天主在耶肋米亚还没出离母胎之前就召叫他作万民的先知,并派遣他去履行超过凡人力所能及的使命。天主命令耶肋米亚先知去纠正人们深受世俗专制的信念,谴责他们的懈怠,「对抗犹大的君王和首领,司祭和当地的人民」(读经一:耶一18);而他们必要攻击他,想尽法子将他打跨。

作为天主的先知,耶肋米亚明白孤军作战的意义,懂得革责玛尼山园的忧闷,体会责任使命的沉重。在他的艰困中,他养成对天主的忠贞;在他的痛苦中,他学会对天主的服从。他在人们面前不畏惧,所以天主不令他在人们面前畏惧。他记得从他蒙召的那一刻起,天主就向他保证必会由始至终与他同在,佑助他,使他成为「坚城、铜墙、铁壁」(耶一18-19),使他在面对人们的谎言和毁谤时坚定不移。他坚信天主对自己的许诺绝不食言。然而,虽然天主向他保证成功和胜利,天主的国必要实现,但是成功属于天主、胜利属于天主、复仇也属于天主(罗十二19;希十30)。因此,每一个天主的先知和所有忠诚跟随耶稣的基督徒都必须谦卑地祈祷:「我主上主,祢是我的寄望,从我幼年时,祢就是我唯一的仰仗。我尚在母胎中,祢就保护我,我出世以来就仰赖祢。我的口要传述祢的宽仁,终日不断宣扬祢的救恩」(答唱咏:咏七一5-6,15)。

 

忠信和不怕艰苦地履行先知的使命固然重要,不过保禄还告诉我们这一切都要以爱为原则和基础:「我若有先知之恩,有全备的信心,但若没有爱,我什麽也不算。我若把我所有的财产全施舍了,舍身投火被焚;但若没有爱,为我毫无益处」(格前十三2-3)。其实,若没有爱,先知的职务反而会成为我们跌倒的陷阱,不仅丝毫无益于自己和别人,甚至还会带来很大的祸害。因为它会使我们自大、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而且还会让我们轻易动怒,总是计较别人的过错。

 

爱是最大的德行,只有爱永垂不朽。即使如此,爱却绝不是抽象的观念和虚浮的情感,而是实际使我们得救的恩宠。爱的恩宠以天主圣父、圣子、圣神为源头和终向。圣神将天主爱的恩宠通传给我们,使我们藉着圣子耶稣,得以进入圣父的共融当中。因此,让我们向天主恳切祈求爱的恩宠,使我们都能在爱内忠实履行作为天主先知的使命,向众人宣扬天主救恩的喜讯。   阿们

转载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