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分享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神学园 > 神学分享 > 正文

论梵二会议后天主教婚姻观的发展

更新时间:2017-05-17点击次数:1302次字号:T|T
style="font-size:13.5pt;font-family:宋体;color:#000000;">夫妇让教会不断地记得在十字架上所发生的事:他们彼此之间以及他们的儿女,都是救恩的见证,是圣事使他们分享此救恩。”(家庭团体劝谕13)总之,梵二会议之后,教会训导更注重婚姻圣事中天主与教友夫妇的亲切共融,强调天主在教友婚姻生活中的临在以及教友夫妇对基督救恩工程的积极而真实的参与。


  
  ()子女是婚姻卓越的成果


  梵二会议之前,教会训导对于婚姻中的生育问题坚持的主要观点即:婚姻的首要目的是生育并教养子女,婚姻必须为生育服务,婚姻中的其他关系和其他效果都是从属于生育的。梵二会议虽然仍然认为生育教养子女在婚姻中占有重要地位,却不再提首要目的与次要目的,而指出子女是婚姻极其卓越的成果”(牧职宪章50)


  梵二会议后,教会训导一改之前强调生育是婚姻的首要目的的说法,而将子女看作是婚姻卓越的果实。《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中有这样的表述:婚姻制度及夫妻之爱,本质上便是为生育并教养子女的,二者形同婚姻的极峰与冠冕。”(牧职宪章48)“但婚姻并不只是为传生而设立的。”(牧职宪章50)可见,大公会议不再采用婚姻的首要次要目的及婚姻的价值次序这样的专有名词,却仍然重视子女的生育和教养,将之形容为婚姻的极峰和冠冕。教宗保禄六世在《人类生命》通谕中指出:婚姻行为的两种意义为结合的意义和生育的意义(人类生命通谕12)也不再提首要次要的区别。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家庭团体》劝谕中亦将儿女看成是婚姻的宝贵礼物,但婚姻中的其他价值却不是从属于生育子女的,强调即使无法生育,夫妇的生活并不因此就失去其价值。”(家庭团体劝谕14)总之,这种转变体现了天主教会与现代人恳谈的精神,使现代人更能领悟教会的婚姻神学,同时突出了人主观意识上的恩爱契合在婚姻中的重要地位,表明人不是天主无意识的工具,而是自由追随天主的有意识的人。


  
  ()婚姻是组成人的团体


  梵二会议以来,教会训导很重视男女之间的爱情对婚姻的重要意义。尽管圣经乃至教会的传统一直都注重夫妻爱的培育,但是只有梵二会议才真正将夫妻爱的人格价值阐述出来。教会训导将婚姻看作是一个人的团体,男女之间的爱情对于组建、维护这一团体至关重要,同时,教会训导肯定了婚姻作为一个团体的本有的、真正的、整体的价值。


  梵二会议前的教会训导也重视婚姻中的夫妻爱,只是这种夫妻爱作为婚姻的次要目的是从属于生育子女这一首要目的的,并且这种夫妻爱建立的基础是男女二人对对方身体的永久占有权。这样就将夫妻爱置于一种从属地位,并且受限于肉体的结合,实质上是有损于人作为主体的尊严的。梵二会议为改变这种状况,赋予夫妻之爱以崇高的地位和全新的内容。《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中指出:这种爱情是由一个人指向另一人、出自意志及情感的行为,是特别属于人性的,包括着整个人格价值,因而使肉体及心灵的表现能拥有特殊的尊严,并使之成为夫妻之爱的特殊因素及记号,主耶稣曾以特宠及爱德治疗、玉成并升华这爱情。”(牧职宪章49)教会训导强调夫妻爱是人性健全的表征,认为这种爱情能使人的身心都达到一种完全的状态。同时教会训导还重视夫妻爱对于婚姻完满的重要作用,指出:这兼有人的和天主的成分的夫妻之爱,导引夫妻,以自由意志并已为事实所证明的温情,互相授受其自身,并渗透二人的整个生活,且因其慷慨豪爽的行动而更为完成和增进。”(牧职宪章49)梵二会议之后,教会训导在论及夫妻之爱的时候,将其诠释为二人全身心的共融,并且点明这种共融彰显着人格价值,维护了人作为婚姻主体的尊严和荣耀,充分体现了婚姻象征基督与教会之间爱情的奥秘意义。


  梵二会议之前的教会训导在阐述婚姻问题时,多是只强调婚姻某一方面的价值及意义,例如婚姻的圣事性、婚姻的目的、婚姻的美满效果、婚姻的象征意义等等,甚少将婚姻看作是一个整体,尤其是看作一个人的团体,更是忽略了婚姻作为一个人的团体的整体意义。梵二会议后,教会将婚姻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并强调维护其尊严和固有价值,指出在真正夫妻之爱的交织中,要尊重互相授与及传生人类的整个意义。”(牧职宪章51)可见,婚姻作为一个整体即包括夫妻之爱,又包括传生人类,这才是完整意义上的婚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家庭团体》劝谕中亦指出婚姻是组成一个人的团体,并且在这一团体中,夫妻之间的爱是融合的原则和动力。……婚姻作为一个人的团体,就具有了整体的价值和意义,并且是不可取代、不可忽视的价值和意义。教会训导对婚姻整体价值和意义的强调,实质上是对于人性尊严的维护和对婚姻中人的活动和价值的肯定,代表了当代天主教伦理神学的发展。


  综上所述,梵二会议以来,教会训导在保持教会传统对婚姻的最基本的定位不变的同时,对某些原则性的问题进行了全新的阐释,对于教会的婚姻神学的发展可谓是巨大的,主要表现在:将教友缔结的婚姻定位为具有神圣救恩意义的盟约,并指出教友的婚姻不仅象征而且分享基督与教会间的这种盟约,强调作为婚姻盟约主角的人对教会的圣事性婚姻的主体性和客观性的参与和实践;在论及婚姻目的时,不再采用过去的首要次要目的及婚姻的价值次序的提法,而将夫妻之间的爱和生育子女置于同样重要的位置,指出二者都是婚姻的美善效果;注重夫妻之间的爱的共融,指出这种共融是全身心的融合,包括肉体的和精神的,强调这种全身心的共融对于婚姻的完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并肯定婚姻作为一个人的团体的整体意义和价值。


  
  三、天主教婚姻观发展的神学反思


  
  婚姻家庭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天主教伦理神学关注的重点。天主教的神学传统历来拥有自己独特而稳定的婚姻伦理,只是近现代以来,随着经济、科技的进步,思想的发展和人的解放,教会的婚姻观遭受了各种冲击和挑战,不得不做出调整以适应现代社会的需求、维护自身的发展,因此,对于梵二会议以来的天主教婚姻观而言,社会历史的进步是其发展的根本原因,适应现代人的需要、维护其自身的生存与发展是其发展的最终目的,教会的伦理神学转向是其发展的标准和方向。


  首先,社会历史的发展是天主教婚姻观发展的根本原因。天主教的婚姻观作为宗教神学的一部分,必须要符合社会历史的发展规律。就本质而言,天主教的婚姻观是一种社会意识,其存在和发展必须符合社会现实的发展。梵二会议以来,教会对婚姻观做出的调整,根本原因是因为社会历史的进步与发展要求教会的婚姻观随之发展变化。历史发展到近代,从经济领域到政治、文化领域的剧烈变迁,改变了人们的思想观念和道德认知,对于教会传统的伦理原则和道德规范,教徒们己不再采取毕恭毕敬的态度奉之若金科玉律,随着个人主体意识的增强和个人价值的提升,他们在社会生活中逐渐重视个体价值的实现以及主体良知的作用,尤其对于婚姻这种极其私人化的问题。 近代以来,西方社会性解放浪潮的大范围蔓延,离婚率的不断增长,妇女地位的显著提升以及传统家庭模式的逐渐解体,使得教徒们对于教会刻板教条且法律味十足的训导产生质疑,并纷纷弃用这些原则,天主教传统的婚姻价值观受到严重挑战。面对着时代的需要和呼声,教会要在现代社会求得自身的生存与发展,就必须要适应时代的需要,对自身的伦理原则和道德规范作出新的阐释与发展。因此,梵二会议以来天主教对婚姻观的调整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要求。


  其次,天主教婚姻观的发展是教会伦理神学转向的一部分,它既以这种伦理转向为发展方向,同时又加强了这种转向。梵二会议以来,教会的伦理神学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转向,表现在对梅瑟律法精神的回归,尊重人的主体性和道德良知以及实施宽容的训导原则等方面。教会对婚姻问题的新观点即是以其这种伦理神学转向为标准和方向的。梵二会议以来教会对婚姻性质的表述从契约到盟约的变化,以及强调婚姻作为人的团体的整体价值,充分体现了教会抛弃了之前的法律味十足的训导原则,而转向法律的精神,强调婚姻是天主爱与忠信的象征;同时,梵二会议注重夫妻二人在婚姻中主体性的参与,重视婚姻内夫妻之间的爱情,并且不再将子女的生养作为婚姻的首要目的而肯定婚姻固有的价值和尊严,这些显著的变化都是以教会伦理神学重视人的主体性尊严和道德良知为标准和依据的。最后,教会对于婚姻的训导原则的一系列调整与革新,也彰显了教会正在力图实现宽容的伦理训导,肯定具体伦理规范随着社会历史条件的变化而发展,具有暂时性的特征。梵二会议以来,教会训导对于婚姻问题的新观点不但以伦理神学的转向为方向,也是伦理神学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发展在客观上则是对于伦理神学深刻转向的加强与推广。教会的婚姻观不似其他的社会训导那样,也许只能引起特定人群的兴趣和关注,它作为社会大众普遍关注的问题,其发展变化具有广泛传播的力量,因而更有助于将教会神学的发展与变化传扬开来。


  总之,我们考察梵二会议以来教会训导对天主教婚姻观的发展,应将之置于社会历史发展的大背景中,置于天主教会伦理神学乃至天主教神学发展的整个体系中来综合地分析和考量,认识到其发展是社会历史发展和人们切实需要的必然要求,同时亦是天主教伦理神学发展的组成部分。天主教婚姻神学的发展对天主教伦理神学的发展有重要的神学价值,同时也对世俗婚姻家庭伦理的丰富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吴智勋,基督徒婚姻的神学反省[J]神思,香港思维出版社,1990(5)1
  [2]韩山城编译,近代教宗文献论婚姻与家庭[c]台北:安道社会学社。1964
  [3]韩山城,家庭[M],台北:安道社会学研究社出版,1963
  [4]天主教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c],上海: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2001
  [5]Oxford Latin Dictionary[Z]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68
  [6]天主教教理(1601)[Z]石家庄:天主教河北信德编辑室出版,1992
  [7]家庭团体劝谕中国主教团秘书处出版,1982
  [8]人类生命通谕,王愈荣译,台北:铎声,1970
  
  [编辑:汪晓] 作者:周兰兰(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11期)

 

转载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