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分享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神学园 > 神学分享 > 正文

平信徒本地化灵修福传

更新时间:2017-05-17点击次数:1182次字号:T|T
font-weight:bold;color:#000000;line-height:150%;">引言 

社会上不少的人对于宗教的信仰抱着怀疑的态度,原因是他们对于一些问题不太了解,比方说有的人认为他根本没有看过神,所以无从信仰。也有的人说自己从来没见过人的灵魂,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至于说人死了之后,进入永生的天国更难以相信。因为他们知道人类已经上了月球,那里也没发现天堂的存在,相信教会的朋友中,不少的人也有这样的看法,对教会的信仰怀疑或不信,若是给他们谈天主的救恩,那真是天方夜谭,今天我根据所学的神学知识对信仰和救恩做一个肤浅的论述。

 

    全文除了引言和结论外,共分七点:1、相关概念说明,2.信仰的重要性,3.信仰在教会历史中的发展,4.圣经中的信仰观,5、天主救恩的对象,6、圣经中有关救恩的教导,7、信仰与救恩的关系。

 

一、相关概念说明

 

1、信仰(faith)

 

习惯上以信德称之,英文faith由拉丁文fides而来,有“依赖、依靠”之意。拉丁文中又有另一个字credere表达信仰,指出信仰是把心放在别人身上的行为。所以说信仰是把心放在其所相信的对象身上,全身心地依赖祂。

 

为基督徒而言,信仰是三超德之一,它本身是一种能力,凭借此种能力,信友接受天主的启示,也在爱中毫无保留地答复天主的召唤,更以希望做为信友走向无限未来的力量。

 

2、救恩(salvation)

 

在传统上,救恩是基督宗教信仰的最基本范畴之一。天主圣三救赎人类的事实,从较静态的角度来看,称为“救恩”,从较动态的角度来看,则称之为“救恩工程”。

 

因此,不难看出,无论是救恩,还是救恩工程都是与天主圣三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的。也就是说,人为获得救恩,则必依靠天主的恩宠。

 

二.信仰的重要性

 

有一次,海上刮着狂风,下着暴雨,有艘大船在惊涛骇浪当中航行,排山倒海的大浪,把船颠波得快要翻了。在茫茫大海之中,这艘船简直像一片微小的树叶,随时有沉没的危险,船上的乘客,大家都惊慌得要命,只有一个孩子,仍旧若无其事的样子,一点也不害怕的,在那里照常的玩着。有人好奇问这孩子说:「小朋友,你不害怕船会翻吗?」那孩子回答说:「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的爸爸是这艘船上的舵手。」

 

同样的,一个人如果有了宗教信仰,在人生的大海中航行当中,如果遭遇到生活上的大风暴,或者是周围的人,都失去了安宁的时候,你将会觉得有一种神奇的保障,你有信心可以度过难关,因为你知你的天父,在冥冥之中,把持着你的生命之舵。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也不害怕死亡。在人们的四周,经常交织着生与死的讯息,很多人一想到死亡来临,不禁会颤抖惊慌。如果有来自对神的信仰,那么便有临危不惧的意志,有面对死亡进入光明永生的勇气。 
    

奥国的大音乐家海登,在去世之前,曾经这样概述他生命的过程说:「我的生命,好像我的音乐曲谱。我与天主开始,与天主结尾。天主的意旨,如同一条线贯串着我的生命。」波兰著名的大音乐家肖邦,流浪到法国巴黎的时候,由于在轻浮享乐的社会人士中生活,受了环境的影响,以致于生活腐化,丧失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后来肖邦生病,性命有了危险的时候,有一位曾跟他同过学的神父,特别去看他,经过这位神父朋友的劝告,肖邦重新获得了信仰,他祈祷了以后,高兴的叫着:「现在我才享受到真正的快乐。」
    

十九世纪的时候,法国的拿破仑从莫斯科撤退,他的军队,每个人都疲乏得要命,勉强地拖着冻僵了的脚步,在冰天雪地中后退,成千上万的士兵,由于身体支持不住,倒在地上死去。到了晚上,大家扎营休息,这些死里逃生的军人,虽然庆幸自己挨过了这一天,不知道明天的命运如何,是死亡呢?还是能回到祖国呢?所以失望悲观的气氛,充满着整个营区。拿破仑在营地来回的沉思,忽然他看见黑暗的角落里,闪耀着一点灯光。拿破仑便叫一个副官,过去看看究竟。一会儿,副官回来报告说:「皇上,那是团长社鲁德,在营帐里祈祷。」第二天,拿破仑把社鲁德升为军长,嘉奖在那忧闷的晚上,虽然筋疲力尽,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信仰,所以他是忠心不二,坚守岗位的好军人。杜鲁德向拿破仑说:「皇上,我不怕挨饿吃苦,我不怕死亡,我只怕神,我的全部力量,都在天主那里。」只有宗教信仰,可以带给人永恒的生命,得到真正的安定力,更会使人享受到,真正的平安与快乐。 
    

德国文学家歌德,把宗教信仰比作积蓄的金钱,人们在不顺利的环境中,才见它的效用。因为宗教信仰能让人明白人生的真谛,为奉行天主的意旨忍受困苦,而克苦立功,使之成为真正的快乐。信仰能使人恒心地,在困苦中奋斗,求得胜利成功。由于信仰,人们对于自己职务上的本份与责任,都能尽力以达到完美。社会上有些人的生活,虽然简单卑下,但是有了宗教信仰,提高了人的灵性和品格。在世俗生活中,职位虽然有所不同,地位也有高低之分,但是一个人行为品德的高尚与伟大,在于对信仰实践的程度而决定,这跟财富与地位是不成正比的。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在人生的战场上就不是单独的作战,因为天主同他在一起。这样他的生活才有方向和目标。

 

三.信仰在教会历史中的发展

 

1.教父时代的信仰观;宗徒时代之后的初期教父们,为了保持信仰的纯正性,以及面对希腊罗马文化的挑战,非常注意信仰内容的完整性。

 

所谓信仰的纯正性,指的是我们的信仰是源于耶稣基督的启示,这个启示是经过宗徒传下来的,初期教父除了要保持信仰的纯正性和信仰内容的完整性外,为了建立解释圣经的标准,避免片面解释圣经的危险,也很强调教会团体和宗徒的继承人,也就是和主教共融,于是,初期教父们订立了信仰原则。

 

信仰原则就是有系统的,用文字清楚表达的信经。起初,这些原则是望教者领洗前,教会向他们征询关于天主圣三信仰方面的问题而产生的,后来成为信友信仰生活中的重要撮要。甚至,历代教会在礼仪的宣信经文中还保留了这篇心境中的一部分。这是初期教父在信仰方面所做的反省和表达。

 

在后期教父时代有一些危及信仰的思想,比如说:白拉奇主义,白拉奇主义的偏差在于把人的善功绝对化。认为人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得救,为了纠正这个偏差,圣奥斯定教父特别发挥了信仰在主体方面的心理现象。这种现象就是说人如何运用理性来体认信仰的内容和事实。他强调信仰还是靠客观因素,就是信仰的恩赐性。也就是承认信仰是天主白白的恩赐,天主是主动者。圣奥斯定还特别强调人的一面,可以用我们人的理性来认识天主,但必须承认信仰是天主的恩赐,这样就纠正了白拉奇主义所说的人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而得救的偏差。事实上,后来教会就引用了圣奥斯定的思想来保护信仰的恩赐性。

 

2.中古时代的信仰观

 

中古时代仍然遵循后期教父的思想,他们把信仰分成主体的认识和客体的分析去探讨信仰的问题,教父们也是经过很成长一段时间才回到这条谈论信仰的路线上。

 

中古时代的早期,认为一切学问都是由信仰开始的,这可以说是一个神化世界的概念,为了这个缘故,圣经被看作成一切学问的出发点和准则。可是,后来发现世界有不少事物的事实,和圣经所说的并不完全一样,因此便产生了对「圣经真理性」发生怀疑的危机。到了圣多玛斯时代,士林神学对这个问题提出了整合性的反省。他们把人分为「超性」和「本性」两个层面,「超性」方面指的是人有信,望,爱三种德行,称为三超德。在「本性」方面,人有理智,记忆,意志三种能力,而信,望,爱和理智,记忆,意志是互相对应的。

 

士林神学把人分成本性和超性两个层面,同样的,他们也把真理分成超自然真理和自然真理两个层面,因为圣经是受了天主的启示而写成的,所以隶属于超自然真理,和自然真理不同,为了这个缘故,如果我们要认识天主启示的真理,不能单靠本性层次的理智,还应靠超性层次的信德。

 

这种解释虽然不错,但是,把人和真理分成那么清楚的层面,事实上不能那么简单的划分,因为人是整体的,除了理智,意志,记忆外,还有情感。

 

这是士林神哲学思考的特色,就像其他各时代也有他们思想特色一样,事实这种解释在当时的确解决了圣经真理性的危机,这是他们成功的地方。其实就是对信仰的肯定,通过他们的思考与经验将信仰以不同方式解释,以便让我们更清楚在天主启示爱的关照下接受信仰。

 

3.梵二大公会议中的信仰观

 

到了二十世纪,人们逐渐接受天主教神学和教会内多元化的思想,特别是圣经研究方法的革新,因而促使教会在一九六二年召开了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可说是对教会生活作全面的反思的大公会议,虽然它的的重点是牧灵和合一的问题,但是也提到信仰的部分,就是在『天主的启示教义』宪章第五号和『信仰自由』的宣言中。又因为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主题,和教会对圣经,教父的研究,愈来愈重视信仰,所以在描写信仰时也就有新的面貌。

 

以『天主的启示教义宪章』来说,在表达的方式上不再用抽象的概念或定义来表达,虽然用概念或定义表达会很清楚,但这种方式比较静态,不能表达动态的的过程。因此,宪章中采用圣经救恩史的表达方式,来表达信仰的整体性,也就是天主启示的全过程。

 

宪章中,除了引用历代教会所肯定的道理及信条外,同时更加强调信仰是一种生活态度,也就是说基督徒和生活的天主相遇时,把自己完全交付给天主,这是一种走向更完善的过程。例如;宪章第五号说;『对于天主的启示,应该尽「信德的服从」,人因这种服从,自由的把自己完全托付给天主,为达到启示更深的了解,同一圣神常不断的用自己的恩惠,使信仰更完善。』

 

『信仰自由宣言』是从牧灵、传教的角度来谈论信仰。从主观方面来说,人人都不应该受到强迫,因为信仰是人性尊严的要求,从客观来说,人面对启示和天主的邀请时,虽然不应该拒绝,但是仍然有拒绝或答复的自由。

 

因此,『信仰自由』宣言中强调,信德本身是自愿的,信仰也应该全面的影响人,这样,信友在信仰成长上有他自己的责任,也就是说,信友要按照教会的教导来培养自己的良心。从传教的角度来说,我们依侍的是圣神的德能,基督救赎的功劳,同时也应该加深对基督真理的理解,并合乎福音的精神去宣讲,以耐心对待还不认识基督的人。

 

整体来说,全部宣言比较偏重主观的信仰自由,因此对客观的天人的相遇发挥的并不多,但是对信仰内容的核心因素,就是天主救恩的计划,救恩史的过程都具体的加以描写,还强调信仰是德能的一面,这就是告诉我们信友要时常按教会的教导培养自己的良心,效法基督的精神,然后按基督的精神去生活。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虽然没有专门讨论信仰,但是在谈论与信仰有关的部分时,已经回到圣经整体信仰观的事实中。而且,不再是抽象的理论,而是以人面对天主的启示所作的答复,作为整个生活的指向,让我们在生活中体验天主爱的救恩,从而自由的接受信仰。

 

四.圣经中的信仰观

 

前面提到信仰是对天主启示的接受与答复,可是当我们面对天主时,不能不承认天主远远超过我们的能力。我们之所以能够知道他的启示,而且有能力答复他,这完全是来自天主的恩赐。下来我们从圣经中去看天主的启示,看看圣祖们怎么回应天主的启示。

 

1.旧约  旧约是由信仰之父---亚巴郎开始的,在旧约中特别强调的是信仰是人与天主的相遇。同时承认天主是我们生命的主宰,我信赖他的领导,并依侍他的许诺,但是许诺的实现就是生活方式的改变,对亚巴郎来说,生活的改变就是离开原来熟悉的生活环境,把独生子献给天主。同样的,在梅瑟身上也是一样,天主显现给他并召叫他,叫他离开熟悉的地方带领以色列人走向未知的未来,在旧约中,这些生活的改变正是显示出信仰的事实。

 

在起初,生活方式的改变只是生活环境的变迁,可是后来,却包括了伦理道德生活的要求,最后,以色列人进一步了解,在生活方式改变的要求下带来的是『上主的日子』的来临。意思是说,当人消除一切罪过灾祸时,才能拥有完全的正义,和平,幸福的新天新地,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新天新地什么时候临,但是他们坚信会有这一天,默西亚要带来新天新地,天人的新关系,而这种对默西亚新天新地的期待,就逐渐成为他们信仰的重心了。

 

2.新约  耶稣基督是信仰的圆满,信仰之光的显现,要到耶稣基督来临时才能圆满和完成,因此新约的信仰包括了信仰的全部因素,也就是说,新约的信仰是天人的相遇,是生活方式的改变,同时也有了信仰的内容,并给人特殊的恩赐。

 

在信仰内容的因素上,因为信仰的对象是天主,所以信仰的内容只有在天主的启示光照下才能明了,正如若望福音中第一章十八节提到。『从来没有人见过天主,只有那在父怀里的唯一圣子—天主将他宣扬出来。』那么信仰内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信仰就是接受耶稣基督是天主子,默西亚,并接受他的启示,相信他是三位一体的天主,并按照他的话去生活。因此,整个新约的信仰观是以基督为中心,若离开基督便一无所有。所以只有在基督身上才能明白天主整个的救恩计划,这个救恩的核心就是基督,他是原始也是终末,我们在他内受造,因他而得救,并分享他天主子的生命而成为天主的儿女。

 

因此,旧约的信仰是为基督的信仰做准备的,从亚巴郎对唯一真神亚威许诺的信仰,到以色列的救援者,也就是领他们出离埃及,并与他们同在的天主的信仰,然后是对『上主仆人』面貌的反省,就是逐渐指出降生成人的天主子,耶稣基督。所以在旧约中,虽然不时地追忆天主过去的救赎工程,借着这种回忆来提醒以色列人要常纪念天主在他们历史中所行的大事。它是指向未来的。而新约的信仰包括了过去,现在,未来三个幅度,也就是说,当我们追忆在过去的时空中,为救赎人类而降生成人并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时,事实上,这个救恩已经在每位信友的生命中实现了,而且现在仍然与人同在,这个救恩在末日的时候要圆满地实现。在现在的感恩祭中当神父祝圣了圣体圣血之后说:信德的奥迹;信友回答说;『基督我们传报你的圣死,我们歌颂你的复活,我们期待你光荣的来临!』这句欢呼词就是基督巴斯卦奥迹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个幅度的实现。

 

旧约时代以色列人的信仰所做的就是纪念天主在整个民族中的大事;新约时代基督徒,却具体的地经验到基督的死亡和复活就在每个人身上,而不是广泛的在一个民族或教会内。旧约的救援经验是以天主在以色列人中的行动为起因,可是这仍然是不可见的,超越诸天的雅威的行动,而新约的救援经验,是以天主子自己的生活,以他的苦难,死亡,复活为起因的。在若望一书第一章第一节说;『论到那起初就有生命的圣言,就是我们听见过,我们亲眼看见过,瞻仰过,以及我们亲手摸过的生命的圣言。』若望写的就是我们信仰的根源和内容。此外,在宗徒时代的教会,在圣神的默感下,在反省中各有所长的从不同角度对信仰的肯定作了不同的发挥。

 

下来我们再看看新约的各部书的信仰特点,第一,对观福音;对观福音强调信仰是信从福音。信从福音包括悔改,接受基督所宣讲的天国,相信他是默西亚,天主子,并按照他的话去生活。同时,福音也给我们描写门徒是如何跟随基督和他们信仰成长的过程。这也是我们信仰的借镜,我们和门徒一样听从基督的福音,跟随他并以他为中心,在面对极大的考验中体验到信仰是白白的恩赐,不是由于人的功德,并要求人全心的投身,最后在复活的体验中成为信仰的见证人。

 

第二,若望的著作;经过若望的神学反省,他强调了基督是天主子的奥秘意义。信仰就是使人认识天主;父,子,圣神,和天主的爱。我们通过基督的爱得以分享子的生命以及圣神的恩赐。因此若望特别强调彼此相爱,而基督自己就是爱的标记。同时他也特别强调善行可以增加信德,恶行却是信德的障碍。若望福音十五章12节耶稣说;『这是我的命令,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一样。』

 

第三,保禄的书信;保禄就直接地指出信德就是接受基督的教训和宗徒所传下来的福音。并在具体的教会团体中,针对信德的危机发挥了信仰的真意。保禄一方面强调信仰是天主的恩赐,是圣神的德能,因此信友因信德而成义。另一方面,保禄也强调信仰是动态的,包括整个人的生活,所以不能忽略信友本身的行为。此外,保禄也说,得到信仰的近机会就是宣讲和听道。教会的职务就是宣讲福音。

 

第四,希伯来书信;它可以说是专门讨论信仰的书,在书中用新旧约对比的方式系统的分析,阐释,并给信仰定义。此外,希伯来书和保禄书信相似的地方都是强调在受苦迫害的环境中,信仰可以使人更坚韧,不屈不饶的将信仰坚持到底。最后我们将圣经中的信仰观作个简单的结论;旧约给我们指出信赖天主的人是有福的,不信的人是不幸的,相信天主,天主的许诺才能实现。而新约中,耶稣启示给我们,我们所依赖的是爱的天主,他以能力,智慧,慈爱以及他的恩赐使我们可以大胆的,毫无保留的信赖他。所以信仰给人带来彻底的改变,也给人带来圆满的意义。因此让我们靠天主的恩宠在信仰中成长,以便更加亲近天主并在他的爱内度完美的生活。

 

五、天主救恩的对象

 

谈到救恩,则会自然而然地联系到天主圣三。因为人为得救,必须依靠天主的恩宠,而天主的恩宠则是天主白白地,无条件地恩赐。在起初,天主由于祂的爱,创造天地,使万物分享祂无限的美善。因此,万物都是天主善意的恩赐的对象。然而,这些无灵之物并不能很好地表达天主的爱与美善,所以天主便按自己的肖像造了人,不是由于无奈,而是出于自愿。天主的爱向外流溢,愿意有更多的、更完美的受造物来分享,于是,人便成了绝美的选择。因此可以说,无论是受造的万物,还是生活于乐园中的人类,都是天主恩宠的对象。

 

面对天主的恩宠,生活于乐园中的人——我们的始祖,未能把持住,反而希望得到更多的自由,更大的恩惠,因此上了魔鬼的当,犯罪得罪了天主,并被赶出乐园。天主的恩宠并未因人的犯罪而消除,而是更丰富地赐予人类,为使人与祂重归旧好,重新达到起初创造时的和谐境界。

 

由此可知,天主的恩宠并非只为某个时代或某个地区,并非只为善人而准备的,祂的恩宠是为一切世代,为一切人而准备的。“祂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玛545)所以说天主的恩宠具有普遍性,天主的救赎计划是针对全人类的。

 

新约中明确承认:整个救赎工程的泉源与终点是天主圣父,在祂的计划中,一步一步地赐予人类各种恩宠,以协助人类达到自我的成全,获得救恩。最后,他派自己的儿子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使人彻底与天主和好。

 

六、圣经中有关救恩的教导

 

1、旧约

 

整部旧约是一个救恩史的延续过程,以以色列民族的历史发展为脉络,来记述天主拣选、召叫并使以色列民承担整个人类得救使命的历史过程。

 

首先,我们应该清楚,旧约中天主的恩宠常是指天主的善意,是天主向以民显示自己的慈悲、慈爱以及宽仁。在旧约中,天主常常主动走近人,并与他们订立盟约,向人们启示自己,同时天主常引领以民,使他们摆脱仇敌的压迫。天主所做的一切对于以民来说是天主赐于他们无上尊贵、无限美好的礼物。

 

其次,旧约中,天主的恩宠常随着以民的悔改而产生。天主与人订立的盟约是祂赐于人最大的恩惠,但同时,也要求人遵守祂的诫命,遵守的人必获丰富的恩宠。因此,人主动回应天主,是获得丰富恩宠的条件之一。然而人却常常犯罪,背叛天主,违反人与天主之间的盟约,但天主永远忠于自己的盟约。圣经这样记述:天主经常赦免以民的罪(参阅出346—7;依5410)不过,天主的宽恕要求人主动承认自己的罪过。

 

所以,我们肯定,旧约中有关天主救恩的记述,是最基本的记述。旧约给我们指出。救恩来自天主白白的恩赐,是天主对人无限爱的流露。天主赏给人的恩宠为人得救是足够的了,但是,为得救,人须与天主的恩宠合作,须遵守天主的诫命。因此,对旧约人民来说,救恩是一种恩赐,也是一种行动:是天主的恩赐的行动,也是人回应天主,悔改得罪赦的行动。

 

2、新约

 

旧约的恩宠是出于天主的善意及白白的恩赐,然而,却有一些问题尚未解释清楚,例如死亡。在新约中,圣作者们一致认为,新约的时代才是恩宠的时代,与基督的恩宠相比,旧约的恩宠算不了什么!因为基督才是恩宠的圆满。在新约中,借着基督的恩宠,人可获得新生命。

 

在四福音中,圣作者们都曾记载耶稣以其大能,向人们施予恩惠,这些恩惠不像旧约中那样使人摆脱仇敌,而是从根本上赐予人救恩,使人摆脱罪恶的奴役,因此,耶稣常在治病之后对被治愈的人说:“你的罪赦了。”(谷25)耶稣这一行动的结果就是赐予人类新生命。圣若望宗徒更清楚地指明耶稣所赐予人类的恩惠叫作“生命”或“永生”,这“生命”或“永生”便是人先前因罪而丧失的与天主的和谐状态。因此,在新约中,借着耶稣基督,人类获得了那超越旧约以民所领受的来自天主的恩赐,借着这恩赐,人类重获新生,与天主重修旧好;借着这恩赐,救恩临到了我们中间。

 

七、信仰与救恩的关系

 

人人都犯了罪,需要天主的拯救,而天主的救援则通过祂白白赐予的恩宠一步步完成,最后借着祂圣子的死亡与复活,达到圆满的实现。虽说救恩来自天主的恩赐、救恩为整个人类而言已经完成,但对个体的人而言,需要其借着自由的行动,回应天主的救恩。

 

人回应天主救恩工程的第一个行动就是相信,同时信也是获得天主救恩的首要前提。基督在出外传教时,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时期已满,天主的国近了,你们悔改,信从福音吧!”(谷11415)天主子降生成人是为使人天主化,人因天主的恩宠分享天主的生命,人借他的基本抉择回应天主,接受天主的临在,人便成为天主的子女,获得新生命。也就是说,人借着相信并回应天主的恩宠而获得救恩。

 

在福音中,常提到耶稣的行动与人的相信的不可分割性,因此耶稣一开始宣讲,首先要求人的便是信仰,同时,信仰是耶稣行奇迹的先决条件,例如:耶稣治好两个瞎子时问他们说:“你们信我能作这事吗?”他们对他说:“是,主!”于是耶稣摸他们的眼说:“照你们的信德,给你们成就吧!”(玛92730)但如果人没有信德,耶稣就不行奇迹,如玛窦福音十三章58节所说:“因为他们不信,没有多行奇能。”因此可以说,信仰与救恩的关系是:基督借启示进行其救恩工程,信这点,他们将明白天主爱的伟大,进而与自己与世界与天主重归和好。

 

八、结论

 

天主在起初创造天地万物,便把无限的全福放到人类当中,但人因自己的罪恶,丧失了天主赐予的全福。天主不忍人类就此堕落,便不断地通过各种途径来引导人重新获得这全福。因此,在人的内心深处,常常会渴望得到这样的恩赐。在漫漫人类的历史中,无时无刻不在充满着人类追求全福的身影。

 

然而,罪恶使人的双眼朦胧,对天主也是视而不见,更不会寻找到天主内的无限福乐。由于天主的慈爱,祂惠然赐下各种恩宠,引领人归向祂,以找到全福。这便是整部救恩史所记述的天主拯救人类的事实。因着祂的救赎工程,人得以重新找到那隐于天主内的全福。

 

但是,为得这救恩,人必须相信天主:是祂在冥冥之中引领人不断地归向祂,是祂借着众先知不断地把人引向这一生命,是祂借着爱子的死亡复活恢复了天人之间的和谐,人类从此而得救,重获天主的全福及永远的生命。同时,这一信仰与人的服从不能分开,相信天主,并服从、遵守祂的诫命,才是获得救恩的条件,因为没有行动的信德是死的,死信德不能使人得救。正如魔鬼相信天主,且信得比我们都真切,超乎我们之上。但正由于它们没有与信德相称的行动,所以地狱便是它们永久的居室。

 

相信天主,并以自己的自由抉择去回应天主的召叫,以期在日后获得天主自创世以来就为我们准备好的完美救恩。

 

 


参考书目

谷寒松主编,《神学辞典》,台北:光启出版社,1996年。

温保禄讲述,《天主恩宠的福音》,光启出版社。

李占江,《救恩论讲义》,河北省天主教神哲学院。

上海光启出版社,《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

单国玺著,《信仰、生活、爱》,台北:光启出版社。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