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哲学园 > 西方哲学 > 正文

必读的为人智慧

更新时间:2017-05-17点击次数:4242次字号:T|T
an>万物莫不有对这种充满求实精神和探索精神的辩证思维,是古代自然科学的根,是人文精神的灵魂。 可见,古代思想文化具有现代价值,因为它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经验教训。同时我们还应该明白中国历史文化和西方文化是有区别的,中国传统文化(或人文精神)是充分入世的,重现实,重实际。从儒家的思想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出这一点。 然而西方基督教文化则重末世,注重人来世的生命与人的超自然救恩。今天我们探讨中华人文精神,目的是为了用它来激发我们的创造力,推动科学的创新。


    虽然我们深浸在文化中,可是我们往往却忽略了它在我们生活中的地位。一个人在所属的文化中成长的过程是很漫长的,它始于出生,而结束于死亡。可是文化还有另外一个特征就是变易,变易的原因表现在,人口的发展,科技的发展,经济的发展,以及气候的变化等等,这些因素往往会影响文化的变易。而且文化的内在或外在的改变,可以由其内部产生,或者由与另一种文化的接触后产生。

    《牧职宪章》已经看到了目前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因而使现代文化环境也随之改变。宪章54号这样说:现代人的社会及文化生活情形有了深刻的改变,在人类历史上,真可说是一个新纪元,同时亦开辟了玉成并推广文化的新途径。这新途径的开辟是得力于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及社会科学的跃进,技术的进步,尤其是交通电讯等工具的改善。


    人因其动态意识不断地建设自己的居所与环境,由此而产生人类的文明,即衣食住行,经济,政治与社会制度,同时也包含思想,艺术,道德,宗教的种种文化。 有关人与文化的关系,宪章53号这样说:人只有通过文化,始能成为完美而真正的人;而文化则是用以培育人性优点及价值者。由于人类文化不能与社会历史分开,所以人既是文化的创造者,也是文化的受造者。 由于人是文化的创造者,所以在推广文化的新途径上,人应该肩负起推动文化发展的责任。对于人是文化的创造者,宪章55号很清楚的说:在各社团及国家内,意识到自身是文化创造者得男女人士,日渐增多。在全世界,独立自主及责任感非常发达,这对人类精神及道德的成熟,关系至巨。如果我们将团结世界,并将真理及正义内建设较好世界的责任置诸目前时,这点必更为明显。于是我们便见到新的人文主义的诞生,而这主义的内容便是:人的意义是从他对其弟兄及历史所负的责任来界定。
人和文化是互为依存的关系,没有文化就没有人,没有人也就没有文化。基督新教神学家潘能伯格(Wolfhart Pannenberg)对文化如此解释:文化不仅包括对自然的掌握和改造,还包括这些行为背后的目的,将自然整合到人的共用世界(the shared world)的秩序之中。所谓人的共用世界,基本上是由共用的文化意义所构成的世界。 虽然人与文化的关系密切,但是在推进文化发展时,宪章让我们还必须遵循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文化不应排斥宗教(信仰),宗教可以丰富文化;第二、应协调不同文化,兼收并蓄,以利成全整个人格;第三、人人有权利享受文化恩泽。下面将对这几项原则作更详细的探讨,以便让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出教会与文化之间的关系。

1、文化与宗教的关系


    在德文中,“Kult”指宗教祭礼,或礼拜,“Kultur”指文化。从这两个词我们便可以看出文化和宗教之间有着一定的关系。德国新教神学家保禄.蒂利希(Paul Tillich)对文化与宗教的关系这样描述:文化是宗教的形式,宗教是文化的内容。这句话给我们道出了文化与宗教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内在关系。由于宗教可以丰富文化,因此当我们在研究文化时,不能离开宗教,或排斥宗教。虽然宗教与信仰不同,但两者也相关。正如人类学家提罗(Edward B.Tyror)所说的:宗教是一个具有精神本质的信仰。 德国天主教神学家拉辛格(Joseph Ratzinger)认为,文化是一个团体所承认的知识与价值之生活的历史成长的团体所表达的形式。也就是说,文化与知识和价值有关。一个灿烂文化的核心是阐释世界并在它内使之与天主的关系正常化。 文化与历史有关,文化发展是通过与新的真实性和新的认识的加工改造,并在相互接触中来完成的。 在历史文化中,宗教是文化的一个本质因素。 拉辛格认为,信仰本身就是文化。 信仰引导天主子民进入历史,同时天主也把自己与历史相连。天主耶稣降生成人,进入人类历史,是为了与人类一起生活,光照普世,并把人类从罪恶的加锁中拯救出来。做基督徒就是按照基督的教导,按着良心去生活,并且度一种纯洁无罪的生活。拉辛格认为,没有一个良心的出谷,一个人在所有关系中生活的改变,不能成为基督徒。 信仰本身必须作为宗教并在宗教内来表达,这是很自然的,它没有回头的可能性。除此观察以外,人必须把这两个概念重新研究。 牧职宪章57号在论及人与基督的关系时如是说:这样,人的心神更能摆脱世物的奴役,更易高举自身,奉事并静观造物真主,而且仰仗圣宠的鼓励,便于认识天主圣言;他在降生成人、救赎世界,并汇集万有于自身之前,业已在此尘世大放光明,犹如照耀众人的真光。


    文化的基本规定在于认定文化是人类创造活动与创造成果的总和,因此研究文化就是对人的研究。 在拉辛格看来,这一人的本质将在人存在深处从真理自身被触及。如此,基督宗教在人性精神历史方面被完全独特的竖立起来。 文化基本上是动态的,并且历史的发展屈服于文化,对来自外在的改变与影响,它完全是开放的。 鉴于此,教会很重视与文化相关的学科,比如,哲学、历史、自然科学与艺术等,因为这些学科都有助于提高人类对于真善美的理解力和对于普遍价值的判断力。(牧职宪章57号)毋庸置疑,科技有其积极的价值。由于科技发展推动了社会的发展,同时科技也为人类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因此教会也鼓励教友进行科学研究,宪章57号这样说:研究科学者的勤勉及其对真理的绝对忠实,和其它技术团体的合作精神,国际间的团结思想;科学专家对援助及维护他人,日益生动的意识和责任感;替人类,尤其替本身缺乏责任感或患有文化贫血之症的民族,改善生活的善意。在某种程度内,这一切可以准备人心接受福音。不过,这应以基督来世救人的圣爱为内在条件。
 

    由于福音与人类文化之间有着诸多联系,同时教会也在不同时代,用不同的文化,向不同地域的民族及国家宣讲福音。虽然教会常常忠于其传统,但是她仍然能深入并生活在不同文化中,从而使不同  文化的内容更加丰富。另外,基督的福音不断地革新那些堕落人类所有生活及文化,攻击并消除经常由罪恶诱惑中所发生的错误与灾祸,净化并提高各民族的风尚,并以天上财富使各个民族及时代所有的优点及资质,更加丰富,从而维护并充实它在基督内的复兴。(牧职宪章58号)

2、不同文化之间的协调

    由于文化不是一成不变的,它经历着一个变迁的过程。但对于文化的变迁我们该如何解释呢?20世纪的文化人类学家借用社会进化论的思想来解释文化进化的概念。所谓文化进化是指一种表现为时间形式的持续过程,经由此过程,文化现象便系统地组织起来,发生变迁,并在整个过程中,呈现出不同形式的阶段性来。文化进化是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由落后到进步这样一个过程。从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文化进化的两个基本特点:1)文化的累积性和进步性;2)文化的平行性、趋向性、渐进性与突发性等,而其中占优势的则是多线进化,即在有限度发生的文化平行中寻找发展上的连续序列。


    既然文化会发生变迁,那么文化的分化就很自然了。文化分化可以用文化结构理论来解释。在文化领域中,不少学者将文化结构分为:物质技术幅度,制度行为幅度与心理观念幅度。这三个幅度不是一开始就明确的存在,而是逐渐地形成为相对独立的不同领域。 在物质技术文化领域中,文化与人的自然需求,与物质世界紧密结合,因而也淡化了人性的内涵,使人逐渐与自然物在观念上同化;在制度行为文化领域中,文化所反映出来的特点是人际关系的建立,其实质在于保证物质生产的顺利进行,其人性内涵也披上僵硬的外壳;在心理观念文化领域中,文化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人的自然需求,它的产品形式与自然物有明显的区别,为人类所特有。比如宗教、哲学、艺术等。借助这些形式,人们可以用它来解释大千世界,寄托自己的灵魂,并发挥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这些东西与物质生产没有直接联系,但最容易让人感受到人的本质力量与人的独特价值。


    从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人的本质与价值皆体现在渴求一种的精神幅度的文化形式。由于文化与人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文化应以成全整个人格,并促进整个人类社会的公共福利为归宿。在培养成全的人格时,应当培养人心,激发人的思维,并使人有正确的判断能力,以便发展其宗教、伦理及社会思想。(牧职宪章59号)
由于文化发源于人类理智及社会性质,所以需要适度地自由发展文化,同时还要遵循文化本身的基本原则与独立行动的合法权力。在不违反私人和社会所有的特殊及普遍权利与公共利益的范围内,文化应受到人们的尊重,并享有若干程度的不可侵犯性。(牧职宪章59号)


    教会十分明确的肯定:有两种知识存在,即出自信德者和出自理智者。同时教会也不禁止科技和学术在各自的领域内运用其本身的原则及方法。也就是说,教会承认科技及学术的独立自主性及合法自由性。依照这些基本原则:在不违反伦理秩序及公共利益的前提下,人们可以自由探索真理,自由发表并宣传自己的意见,自由研究各种技艺,并有权利对国家大事进行真实的报道。但政府无权替每种文化指定其特点,反而应该为每个人(包括少数民族在内)提供促进文化生活的条件及援助。这里应特别注意的是:不应该使文化违背其固有宗旨,而被迫为政治及经济权利服务。(牧职宪章59号)

3、人人有权享受文化的恩泽
 

    基督徒应该明白自己在现时代的重大任务是:不管在政治经济领域,还是在本国和国际事务领域,皆要让人们清楚地意识到:不分种族、性别、国籍、宗教和社会地位,每个人都有份于人类及国家文化相称人格尊严的权利。也就是说,给每个人都提供接受基本文化的权利,以便使其具有责任感,并为促进全人类的公共福利,而彼此合作。(牧职宪章60号)
另外,应当设法使天资足用的人们得以接受高等教育,使他们尽其可能,在人类社会上,获得与其自身本领及其所有技能相称的职位与任务。这样,任何民族的每个人及团体始能获致与其资质及传统相称的文化生活,并予以充分发展。(牧职宪章60号)


    除此之外,还应该让每个人都能意识到,不但自身有权利接受文化,而且有义务培植自身及援助他人。文化教育应该符合人生目标,适合个人性向,顺应文化背景以及国家传统,同时应该推行民族友爱,促进世界和平。


    另外,还应该特别关心妇女的文化生活,并给予她们合适的职务,以便使其在各种生活领域展开活动。有关职业女性在社会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德国爱迪特.思坦(Edith Stein)修女提出了这样的期望:职业女性必须保留其真实女性的特质,也就是说:职业女性应该以其活泼的人性来参与,以其心灵的整体性来渗透,并且要在一个男性化与客观化的世界中把自己变为整个社会生活,私人生活与公共生活的祝福。思坦修女认为每个妇女都具有与男人一样的独特性与能力。因此在接受文化教育时,妇女应该和男性一样,享有平等的权利。在思坦修女看来,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知识的占有。 当然,拥有知识只是接受教育的目的之一,更为重要的则是,接受文化教育,有利于人格的全面发展。人格的特殊成分便是理智、意志、良心及友爱等价值,然而这些价值的基础便是创造人的天主,治疗并升华人的基督。(牧职宪章61号)


    在当今的社会中,书报随处都是,文化交流十分频繁,旅行已成为人们生活的重要部分,运动对人来说,已经是兴趣十足,这些都有利于文化教育的推广。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使这个时代所有的文化及团体活动,沉浸于人道及基督精神内。换言之,基督徒应该帮助现代人正确了解文化与学识对人格的重要意义,以便全面推广文化。我们知道,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完整的人格,促进德、智、体的均衡发展,一方面为追求个人的最后目标,另一方面为谋求社会的公共福利。 天主教在推进文化方面,不遗余力。同时教会也肯定:文化和公教教育是和谐的,因此教会十分重视公教教育。


    文艺和美术对教会生活的影响力也非同小可。文艺可以提高人类生活,这种生活因着时空的不同,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美术家们应该与教会接触。他们可以根据当地的情形,为现代人做出的新美术,如果合乎礼仪的要求,并能引领人心归向天主,那么教会应该接受并将这些美术作品用于教堂内(牧职宪章62号)。


    由于神学是对信仰所作的反省,因此信德的真理离不开神学家的阐释。教会也邀请这些专门从事神学研究的人,在确保信德真理内容不变的情况下,探索信仰的真理,发掘信德的奥迹,采用适宜的方式,向现代人宣讲福音。作为人灵的牧者,在引领信友度更成熟、更纯粹的信仰生活时,不仅教给他们一些神学原则,而且还要运用心理学和社会学等现代科学知识,让其把握信仰真理。虽然神学研究的主要对象是对启示真理获得高深的知识,但是也不应该与时代脱节,而是要帮助精通其他学科的科研人员,充分了解信德的真理。这种神学与科学的携手合作,对训练神职人员,裨益良多。这样训练出来的神职人员,将能更适宜的向我们这时代的人们,解释有关天主,人类及世界的真理,使这真理为他们所乐于接受。(牧职宪章62号)同时教会也希望,有些平信徒亦可以接受适当的神学教育,并且有些人专门致力于神学研究和深造,以便他们在其专长的问题上,自由而勇敢地发言。


    如果这样,那么人类对天主方能获得较清楚的认识,其理智能对福音更为了解,从而使其生活更为福音所熏陶。信友应与其同时代的人们度着亲密团结的生活,应彻底认识以文化所表现的思想方式。信友们应将新的学说,主张,发明和公教伦理,教义及教育连贯起来,其目的在于使信友的宗教热诚及心底的圣洁,同所有科学知识及日新月异的艺术并肩前进,俾能本着公教的完整思想,而判断并解释一切。(牧职宪章62号)

结语
    本文仅以《牧职宪章》为例,来重点探讨天主教与文化的关系。当然《牧职宪章》中还有很多神学思想值得我们研究。笔者也希望教会神长与教友们能更深入的了解大公会议的精神,正确看待社会、经济、政治与文化之间的关系,以便我们能以高瞻远瞩的视野来看待教会与现代世界的关系,也只有这样,才能建设和推动教会在现今时代的全面发展,使教会的各项事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梵二会议揭幕距今已五十年了。无庸置疑,梵二会议的召开是天主教历史上的重大变革,它给教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我们已经目睹了今日社会经济和政治文化的飞速发展,对教会带来了新的挑战,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呢?如果要找到正确的指导思想,我们必须认真研读梵二文献,了解会议的精神,特别是文献所表达的神学思想,正如教宗本笃十六世(拉辛格)所说的,其实我们对梵二会议的精神真正之吸纳还未开始, 难道大公会议错了吗?难道我们必须返回到从前,才能拯救教会吗? 显然不是,我敢大胆的说,梵二的精神还影响着今日的教会,它仍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参考资料

1、中文参考资料
谷寒松,《神学中的人学》,上海:光启出版社,2003年。
孙尚扬、潘凤娟策划,《汉语神学:接着利玛窦讲》,《基督教文化评论》第33
期,香港:道风书社,2010年。
〔德〕何夫内尔著、宁玉译、雷立柏校,《基督宗教社会学说》,上海:华东师范
大学出版社,2010年。
《天主教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文献》,上海:光启出版社,2005年。
王晓朝,《罗马帝国文化转型论》,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2年。
张岂之,《中华人文精神》,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1997年。
赵建敏,《天主教社会教义导读》,上海:光启出版社,2010年。
赵建敏主编,《天主教研究论辑》第七辑,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10年。
钟鸣旦著、陈宽微译,《本地化谈福音与文化》,上海:光启出版社,2000年。
朱秉欣,《教会与教育》,台北:光启出版社,1985年。

2、德文参考资料
Joachim Piepke, Kultur und Religion in der Begegnung mit dem Fremden,
Netttal 2007.
Joseph Ratzinger, Glaube - Wahrheit -Toleranz. Das Christentum und die
Weltreligionen, Freiburg 20054.
Joseph Ratzinger, Theologische Prinzipienlehre. Bausteine zur
Fundamentaltheologie, Donauwörth 22005.
Lothar Roos, Joseph Hoeffners Aktualitaet, in: Rheinischer Merkur,
am 14.12.2006, Nr. 50, S.23.
Paul Tillich, Systematische Theologie, Band III, Stuttgart 1966.
Yves Congar, Hans Kueng und Daniel O’Hanlon (Hg.), Konzilsreden,
Einsiedeln 1964.

(编辑:admin)